?

500億的狂歡與理性:國產電影應注重質量和內生性增長

標簽: 檔期票房 來源:工人日報作者:陳俊宇2017-12-26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興奮之余,尚需冷靜。業內人士指出,500億元不能成為電影從業者的麻醉劑,中國從電影大國到強國,還有很艱難的跋涉之路。

  到11月20日,中國電影年度票房首次突破500億元。乘著賀歲檔的東風,突破550億元即將實現。

  回顧近幾年電影市場,2010年,中國電影年度總票房約101.7億元,首破百億大關;2013年12月8日,中國電影年度票房首次突破200億元;2015年9月5日,中國電影年度票房首次突破300億元;2015年12月3日,中國電影年度票房首次突破400億元……

  到2016年電影市場進入“冷靜期”,僅以457億元收官。因此,姍姍來遲的500億元就具有了一定里程碑意義,意味著中國電影市場走出過去一年的低速增長、中國市場跟北美市場體量日益接近、“電影大國”的地位有了更亮眼的數字化認定。

  興奮之余,尚需冷靜。業內人士指出,500億元不能成為電影從業者的麻醉劑,中國從電影大國到強國,還有很艱難的跋涉之路。

  年度爆款與失靈IP

  要選一部今年的電影“爆款”,《戰狼2》確定無疑。

  中國內地市場稱得上“現象級”的影片中,首次突破10億元票房的是2012年的《人再囧途之泰囧》,首次突破20億元票房的是2015年的《捉妖記》,首次拿到30億元票房的是2016年的《美人魚》。

  7月底上映的《戰狼2》卻創造了令人目瞪口呆的票房神話,正式上映4小時票房破億,83小時票房破10億元,8天票房破20億元,11天票房超越30億,一路扶搖直上,最終累計票房約57億元。單片票房占年度暑期檔總票房35%左右,接近1~11月總票房11.2%左右。

  有統計,今年暑期檔票房冠軍《戰狼2》、國慶檔票房冠軍《羞羞的鐵拳》以及春節檔票房冠軍《功夫瑜伽》三部影片的票房之和接近95億元,占1~11月票房總額19%左右,這一成績足以拉升年度整體票房。

  一片獨大,可謂奇跡,同時也暴露了隱憂。談及“憂”,失靈的“大IP”就是其中典型。

  在中國電影市場最火的那幾年,只要拿出“大IP+小鮮肉”,票房輕松過5億元、10億元都不是問題,沒有內容的綜藝大電影,都能輕松躺著把錢賺了。而在今年,諸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心理罪》《鮫珠傳》《建軍大業》《悟空傳》等“粉絲電影”集體失靈,不僅口碑持續走低,票房上也并不理想。

  不過,也必須看到“大IP+小鮮肉”是資本洶涌進電影行業的表征,即便口碑走低,這一模式依然為大多影視公司所效仿。市場所為,自有市場檢驗。畢竟資本一茬接著一茬收割著年輕的偶像,當容顏老去,“鮮肉們”會過氣;當“人設”坍塌,“鮮肉們”也會過氣。未經細心打磨的“大IP”自然也只是淪為噱頭。

  有影評人表示,當國產電影仍處于依賴爆款拉動票房的階段,電影的整體質量有待提升。

  在線票務求變與法律規范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1月30日,1~11月國內觀影人數約14.7億人次,較去年同期增加約2.24億人次,同比增幅18%左右;放映場次約8587萬場,較去年同期增加約1812萬場,同比增幅近27%;全國影院數量目前為9400家左右,銀幕數約4.97萬塊。

  看得出,中國的影院正在急速擴張之中,銀幕數持續增加。與之相對,有一組數據值得注意,一家電影市場專業的數據咨詢公司通過調研發現,用戶年均觀影頻次從去年的7.36%下降到5.80%,上座率也下滑到13.3%,遠低于日本的45%和北美超30%的上座率。

  上座率和場均人次的不足,成為當今市場一個很大的問題。以13%的低上座率,創造500億元票房實屬來之不易。阿里影業高級副總裁、淘票票總裁李捷認為,觀影欲望降低的主要因素是用戶體驗不足。

  為了吸引觀眾走進影院,近年來,快速發展的網絡在線票務平臺不惜用大量補貼政策吸引用戶。根據比達咨詢的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6年,整個在線票務市場都在高速增長,在線購票比例也從30%增長至83%。不過,進入2017年,中國電影在線出票量占電影票出票總量比例卻幾乎沒有增長。

  同樣是最近3年間,在線票務市場頻頻生變,由最初的四強逐鹿到三國殺,再到如今淘票票和貓眼的雙雄爭霸。當整體在線票務市場趨向于飽和,如何求變、如何開拓電影市場的增量都是不可回避的命題。

  電影市場的蛋糕要不斷做大,法律規范必不可少。今年3月1日全面實施的《電影產業促進法》,是我國文化產業領域的第一部法律,可謂相當及時且必要。

  長期以來,最為社會各界詬病的就是,電影市場存在的偷漏瞞報亂象。《電影產業促進法》在施行不滿一月時,就對上百家違法影院進行停業整改。另一方面,該法規取消了包括電影制片單位審批、《攝制電影片許可證(單片)》審批等,下放了電影片審查等多項行政審批項目。中國藝術研究院影視所所長丁亞平表示,這“意味著市場準入門檻降低,只要符合電影攝制所需的資金、人員等條件的企業或組織都可以申請拍電影。可以預見到,以后會有更多的電影項目立項,電影創作將更加多樣豐富,題材、類型也會更加廣泛,使電影產業呈現出‘遍地開花’的井噴景象”。

  藝術片突圍與理性回歸

  “遍地開花”,自然就是電影類型更為多元。今年的中國電影市場,有一亮點值得一提——2017年前11個月,藝術片和紀錄片在國內電影市場已經謀得一席之地。

  今年6月,在多部進口大片合圍之下,張揚導演的《岡仁波齊》上映,得益于市場口碑的助推,取得了約1億元的票房成績,對于藝術電影來說已是非常大的突破。8月,紀錄片《二十二》上映,這部制作成本僅200萬元、宣發成本僅100萬元的小成本影片,得到行業內外眾多人士的自發支持,從首日排片僅1.5%一路逆襲,累計報收約1.6億元,最終成為國內首部票房過億的紀錄片。

  藝術院線在我國電影市場上的道路并不平坦,但是,《岡仁波齊》與《二十二》等影片取得的突破,昭示著國內觀眾不再僅僅滿足于“爆米花電影”帶來的視覺體驗,也開始愿意為藝術片買單,并愿意嘗試和欣賞更多口味和維度的影片。

  觀眾審美提升的實質,回歸到了最為原始的話題,在注重電影市場“增量”的同時要注重電影“質量”。業內人士都明白,內容是電影的本質,一部電影,無論宣傳和發行做得再好,也難以解決電影故事的好壞。

  在今年的上海電影節“中國影視領袖峰會”上,華誼兄弟CEO王中磊提出了電影強國的兩個標準,一是每年產生好片的比例,二是現實主義題材影片的質量和數量。

  “現在到了一個結構性調整的有利時機。”電影家協會秘書長饒曙光希望,中國電影不要被漂亮的票房數字沖昏頭腦,“連續多年30%以上的增長,已經過度消耗了中國電影的有效資源,中國電影應該從對票房的狂歡中解放出來,更注重質量和內生性增長。”


編輯:yvonn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3D2019年42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