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類型劇迎來春天 好演員總會“有戲”

標簽: 電視劇市場 來源:新京報作者:2017-12-25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類型劇的稀缺造就了衛視劇和網劇的年度劇王

在這一年中,對IP、鮮肉、顏值等事務的批判抨擊見諸于任何一個與行業有關的論壇和大型活動。然而其結果是,幾乎已經不具有品牌價值的剩余IP們依舊頻頻被賣出天價,但現實主義作品起勢明顯。類型劇的稀缺造就了衛視劇和網劇的年度劇王——《人民的名義》和《白夜追兇》。盡管不少演技藝德雙缺的人氣偶像依舊是資本追逐的對象,但不少有真功夫在身認真演戲的演員如雷佳音、潘粵明等人也同樣迎來了春天。

原創劇依舊劣勢,但現實主義起勢

在2017年收視TOP10的榜單上,只有三部原創劇集上榜(《那年花開月正圓》、《放棄我抓緊我》以及《人間至味是清歡》),所占比甚至少于2016年。好消息也不是沒有,《雞毛飛上天》、《生逢燦爛的日子》、《情滿四合院》等一批現實主義作品的播出甚至是熱播,尤其是在年度劇王的爭奪中,現實向男性群戲《人民的名義》打敗了三部由目前市場最炙手可熱幾位天后擔綱的大女主瑪麗蘇古裝劇,且其中兩部是網文界的大IP——《楚喬傳》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雞毛飛上天》講述了義烏商人改革開放三十年崛起的奮斗故事,展示了大時代里生命個體在平凡生活中的堅守和奮斗;而《生逢燦爛的日子》則是以上世紀70-90年代為背景的懷舊劇,大雜院里四個兄弟悲歡離合的人生歷程;而拍攝制作于三年前的老劇《情滿四合院》則更像是一部中國版的《請回答1988》,有著生活的質感和最基本的故事格調,有對傳統文化中積極美好一面的堅守和弘揚。正是這些劇集的出現和熱度,讓這一年一地雞毛的國產電視劇看上去沒有那么慘淡。

在2018年的展望中,讓人欣喜的是,除了依舊有無數古裝瑪麗蘇杰克蘇IP大劇,但國劇一哥正午陽光卻已經將目光轉移,籌劃多年被譽為城市版《平凡的世界》的《大江大河》(原《大江東去》)終于開拍,聚焦家庭親子關系的《都挺好》和大院青年的愛情故事《尉官正年輕》皆為現實主義作品,再一次走在了其他競爭對手的前面。

劣幣未必驅逐良幣,但能席卷人民幣

2017年的國劇,出現了一部可以被載入史冊的反面教材典型——《孤芳不自賞》,這是一部云集了IP、流量、替身、摳圖、主演缺席拍攝等幾乎目前產業內所有最負面最惡劣行徑于一身的作品。在摳圖替身等環節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甚至讓人懷疑此片的女主角是否真的曾經出現在拍攝現場,還是只抽出了幾天時間待在綠幕前就完成了所有拍攝。諷刺的是,業界如潮的批評,也不能阻止女主角四處表達著自己認真演戲不忘初心的情懷。就是這樣一部作品,不僅上榜年度收視第九名,據出品公司的年度財報顯示,該劇盈利4.38億,是該公司年度所有業務單項收入之冠!

另一部大女主神劇《楚喬傳》,如果說服裝、化妝、舞美、道具等硬件方面的種種粗制濫造算是行業現狀、男主角從頭到尾替身完成的馬戲還勉強能讓人原諒,那么在劇作方面的混亂無序則讓該劇在后期陷入口誅筆伐——故事已經到了無法自圓其說、邏輯缺失、情節缺失的程度,但它依然位列年度收視的第五名,以及網站點擊量的第一名——據說有400多億播放量,你信嗎?

年度收視第六名的《歡樂頌2》則以另一種方式崩壞,無時無刻不存在于嚴重注水的55集劇情中,用臺詞、劇情、道具、場景、音效、背景等多種方式,或生硬或更生硬地植入了51個品牌廣告——據悉僅此一項收入已破億。至于是否對觀眾的觀看和劇情的講述產生了影響,已經不是在資本市場殺紅眼的制作公司優先考慮的問題。因為鐵的事實證明,劣幣未必驅逐良幣,但能席卷人民幣。

馮小剛導演說是垃圾觀眾導致了垃圾電影,電影不敢妄斷,因為畢竟是主動消費,要讓消費者主動掏錢,而電視劇是被動消費,你打開電視就可以了。受眾有娛樂時間和空間的需求和限制,即便沒有優秀作品,他們也有這種需求。那么這些需求就由一般作品填充,如果沒有一般作品,就由劣質作品填充。出品方悶聲發財不是錯,但這種惡劣行徑的示范效應和行業導向,是對這個行業和普通觀眾最大的傷害。

電視劇應該分好壞而不是分男女

《白夜追兇》和《人民的名義》分別是2017年網劇和衛視劇的劇王,它們都不是以女性為主要受眾的劇集。前者是警匪劇,后者是反腐題材正劇。它們都是典型的類型劇,由于政策限制,這兩大類題材長期缺失,但觀眾的需求巨大,因此當兩部具有一定品質的劇集出現的時候,空前的市場反響并不奇怪。

電視劇一向被認為是女性為受眾主題的產品,在自媒體興起后更是如此,社交平臺的傳播對劇集的推廣作用漸大,而女性更熱衷傳播和探討。但這兩部并非主打女性受眾的劇集也得到了她們的歡迎和傳播,尤其是《白夜追兇》的主演潘粵明,更是因此迎來事業第二春,收獲了眾多女性粉絲。而雷佳音在《我的前半生》飾演襯托女主角自強自立的出軌前夫,不僅沒挨女觀眾的罵,反而贏得了大量粉絲。

可見,從業者們不要對女觀眾抱有偏見,她們不是只喜歡只接受霸道總裁和等你三生三世的癡情種。的確,存在《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的這種一劇就讓男主角胡一天躍龍門的例子,但那還是建立在劇集相對優良的基礎之上——這種校園戀愛小清新每家網站都有好幾部,但為什么只有他出頭了?你換騰訊家的《龍日一》試試?

就像在《演員的誕生》里周云鵬所說,演員不應該分喜劇演員和其他演員,而應該分好和不好;電視劇也一樣,它不應該分給男人看的,還是給女人看的,而應該分好與壞。好的,男人和女人都會喜歡看的,而壞的——我說的就是《孤芳不自賞》這種,應該被徹底驅逐。

“大臺”依然強勢

今年,湖南衛視播出的電視劇貢獻了業界一半的話題。年初播出的《孤芳不自賞》雖然背負了國產劇可能被指責的所有罵名,但不到一個月,鄧倫、孫怡主演的《因為遇見你》憑借優秀的收視率和不算太差的口碑,足以讓平臺舒一口氣。緊接著,《人民的名義》以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話題度躥紅,并一舉創下近十年國產劇收視率的最高紀錄。

而《楚喬傳》雖然口碑一路崩壞,但除了收視屹立不倒,竟還成為“網播冠軍”——雖然所謂400億點擊量并未得到官方、業界認可。另兩部進入收視率前十的是都市言情劇《放棄我抓緊我》《人間至味是清歡》——都是偶像劇女王陳喬恩主演。兩部劇無論從劇本、制作還是題材而言,都可以用平庸來形容,高收視率或許應該感謝湖南衛視擁有大量三四線城市女性受眾——都市言情外加那么一些狗血,是她們的菜?

此外,從收視前十的平臺來看,除了湖南衛視,基本被東方衛視、浙江衛視、江蘇衛視和北京衛視壟斷。可見今天的電視劇市場,其他上星衛視連“分一杯羹”都困難了。

編輯:mary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3D2019年42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