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戶激增催熱微電影產業 強化版權意識刻不容緩

標簽: 版權市場 來源:經濟參考報作者:許萬虎2017-12-25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未來微電影從業者應堅持內容為王、強化版權意識,同時尋求恰到好處的發行和放映模式也是微電影產業發展的關鍵所在。

原標題:網絡視頻用戶激增催熱微電影產業 知識產權保護乏力、內容題材同質化問題待解

隨著互聯網視頻平臺對內容的需求日益增長,影視技術更新使得視頻制作門檻越來越低,受眾碎片化信息接收方式逐漸形成,我國微電影事業呈現出新的發展活力。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統計數據顯示,我國網絡視頻用戶規模達5.14億,占網民總數的70%以上。網絡視聽市場旺盛的需求,促進了微電影創作生產高速增長,截至去年11月底,全國備案上線的微電影(網絡電影)達4672部。盡管行業利好、市場前景廣闊,但我國微電影產業仍面臨一些挑戰:知識產權保護乏力、內容題材同質化等問題漸漸浮出水面。業內建議,未來微電影從業者應堅持內容為王、強化版權意識,同時尋求恰到好處的發行和放映模式也是微電影產業發展的關鍵所在。

微電影產業興起引資本介入

業內人士指出,2009年,微博橫空出世,各類冠以“微”字號的網絡微縮形態越來越頻繁地走進人們的生活。此后不久,微電影這一網絡視聽新形態逐漸形成了比較明確清晰的概念。

微電影,即微型電影,是指專門用于在各種新媒體平臺上播放、適合在移動狀態和短時休閑狀態下觀看、具有完整策劃和系統制作體系支持的視頻類短片,它具有完整的故事情節及“微時放映”、“微周期制作”、“微規模投資”、“微播出平臺”等特征。

中國傳媒大學戲劇影視學院副教授司若指出,作為最早誕生的網絡視聽形態之一,我國微電影產業從發展起步到成熟不過十年左右的時間,微電影的發展史是互聯網時代無數新生事物的縮影。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統計數據顯示,截至去年上半年,我國網絡視頻用戶規模達5.14億,占網民總數的70%以上。網絡視聽市場旺盛的需求,促進了微電影創作生產高速增長,截至去年11月底,全國備案上線的微電影(網絡電影)達4672部。

2010年被眾多微電影研究者視為“中國微電影元年”。為順應逐漸興起的微電影熱潮,不同題材的微電影作品頻頻出現在網絡平臺上:匯集了10部微電影作品的《11度青春》系列電影上線,受到廣大影迷好評;《老男孩》的推出,使觀眾對微電影這一新生事物的認知度迅速提升,影片上線后,迅速席卷網絡,收獲良好口碑。

2010年之后,微電影作品數量劇增、作品類型更加多樣、作品題材更加廣泛、制作水平大幅提高,并且在2013年實現爆發。司若指出,作為網絡視頻行業的拐點,一些視頻網站開始由長期虧損狀態走向盈利,為更好地塑造品牌形象、增強用戶粘性,網絡自制開始成為各大視頻網站的重點規劃項目。

中央新影集團微電影發展中心主任鄭子介紹,自2013年亞洲微電影藝術節落戶云南省臨滄市以來,各類型優秀微電影作品不斷涌現。累計征集到14000多部參賽作品,吸引了來自30多個國家的影視藝術家參與。

前不久舉辦的第五屆亞洲微電影藝術節上,4360部微電影作品競相角逐“金海棠獎”。鄭子介紹,去年全國微電影作品數量達4萬部,本屆“金海棠獎”評委會收到的參評作品比上屆增加了1000多部。

微電影憑借微時長、微投入、微創作等產業發展優勢,激發著越來越多電影人投身創作。業內人士認為,互聯網視頻平臺對內容的需求日益增長,影視技術更新使得視頻制作門檻越來越低,受眾碎片化信息接收方式逐漸形成,我國微電影事業呈現出新的發展活力。

“網絡視聽時代,受眾獲取信息的渠道更加通暢,付費點播的消費習慣正在養成,微電影傳播力和商業價值明顯增強。”來自上海的微電影導演關晨說,微電影單獨成片的同時,也為未來“系列成劇”和大熒幕電影創作積蓄動力。

微電影數量擴容,亞洲微電影藝術節“金海棠獎”評委會對參評影片的品質要求卻不減。據介紹,本屆亞洲微電影“金海棠獎”最佳作品占全部參賽作品的0.9%,而優秀作品獲獎率也只達到1.81%。

據報道,這幾年微電影的快速發展已經吸引了多方資本的介入。其原因有六:微電影有廣闊的市場空間,符合國家戰略方向;微電影有廣泛的群眾基礎,通常反映生活又高于生活,其受眾越來越廣泛;新媒體和移動終端的出現引領新的運營模式;微電影作為新的藝術形式,有別于電影、電視劇,可以通過靈活方式展現;微電影的盈利點越來越清晰;網絡視頻用戶提供了微電影的廣闊發展空間。

細分市場迎來創作熱潮

近年來,我國公益微電影迎來創作熱潮。本屆“金海棠獎”參評作品題材廣泛,其中公益微電影佳作頻出。小小的微電影成為展現時代發展進步、傳播文明風尚、傳遞社會正能量的大舞臺。

鄭子介紹,全國政法系統積極參與本屆藝術節,輸送了《訴訟E時代》、《跨境追擊》等2800多部彰顯社會公平正義、反映社會和諧進步的“平安中國”系列微電影作品;而展現文化薪火相傳的“大國工匠”系列微電影也頗具熱度,累計征集到《陽光下的舞蹈》等800多部參評作品。

此外,以勞動模范先進事跡、鄉村教師感人故事為題材創作的微電影備受矚目。其中,由青年導演梁強執導的公益微電影《一切為了孩子》,主要講述了遼東山區“最美鄉村教師”、“遼寧好人”王勇三十年如一日堅持擺渡接送學生上下學的真實事跡,展現了鄉村教師的敬業堅守和無私奉獻。

影片拍攝過程中,梁強帶領遼沈本土創作團隊,秉承著嚴謹的態度,跨越三年時間創作,經歷一年四季拍攝制作。該作品曾獲國家廣電總局2015年度廣播電視公益廣告大賽三等獎并納入“全國優秀廣播電視公益廣告作品庫”。

梁強說,微電影《一切為了孩子》最初故事靈感來自于《遼沈晚報》報道的一則關于“鄉村擺渡老師”的新聞。“我們在不斷扎根深入生活的創作中,越發感到那種堅守的可貴”。

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呈貢分局出品并策劃拍攝的微電影《圄》,榮獲本屆“金海棠獎”優秀作品獎。拍攝前,創作者經過調研、采訪,深入學生生活、分析真實案例,真實地展現了校園貸危害的故事。影片講述了幾名在校大學生因“校園借貸”不堪重負而走上違法犯罪之路的故事,面向學生群體傳遞出警示意義。

來自深圳市東湖中學的賀思曼是本屆藝術節上年齡最小的導演,他執導的微電影作品《迷網》聚焦處在青春期的中學生群體,講述了沉迷網絡游戲的學生最終克服誘惑重拾健康生活的故事。

賀思曼說,拍攝微電影完全是自己的興趣愛好,組建微電影興趣小組、召集全班同學進行男女主角選角試鏡、成立三人小組完成劇本創作,都是在不影響正常學業的前提下完成的。我們利用每周的自修課完成微電影拍攝,并在暑假期間進行后期剪輯。

他說,希望這部影片對青少年群體的成長有所啟發。“中學生正處在性格養成期,不能因為眼前的一點誘惑而被蒙蔽了雙眼,要看清長遠的未來,把握住自己的人生走向”。 

為城市經濟增長增添動力

自亞洲微電影藝術節落戶云南省臨滄市以來,當地陸續進行微電影基礎設施建設和精品創作,隨著《茶王》、《最后的部落》、《情定司崗里》3部微電影的開機,逐漸開啟了微電影產業的“臨滄模式”。

每年的亞洲微電影藝術節,吸引著來自亞洲各國的微電影創作團體及影視人員在臨滄創作、拍攝、交流和發展。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微電影事業,已經發展成為臨滄市重要的優勢文化產業。

臨滄市政府新聞辦主任楊盡暉介紹,近年來,亞洲微電影博物館、亞洲微電影院、亞洲微電影主題公園等一批與微電影相關的文化基礎設施不斷建成;臨翔區博尚鎮碗窯村等20個地方成為微電影創作拍攝基地;亞洲微電影學院公開招生,變身微電影人才培育的搖籃。

鄭子說,每年“金海棠獎”評選過程中,越來越多的云南本土微電影作品表現搶眼,曾經不為人知的民俗和人文故事走進大眾的視野。本屆藝術節上,臨滄本土微電影《紙藝里的傣鄉》、《烈伐傲》榮獲最佳作品獎,傳遞了臨滄秀美風光、質樸民風和多彩文化,讓國內外觀影人感受到了臨滄之美。

其中,《紙藝里的傣鄉》將鏡頭聚焦于“中國古法造紙的活化石”傣族芒團造紙,向觀眾展示芒團紙制作工藝,講述手工造紙的傳承之路,展現了悠遠的傣族文化歷史;《烈伐傲》則以古代佤族獵人為主線,穿插情感與仇恨元素,在詮釋神秘古樸佤族文化的同時,向海內外觀眾傳遞了翁丁古村落獨特的靜謐之美。

通過微電影這一載體,臨滄市改革發展步伐、經濟建設成果、城市鄉村面貌得到集中展示,與此同時,借助藝術節品牌效應,當地豐富的生態資源、民族文化資源逐漸走出深閨,國內外客商紛至沓來尋找商機。

楊盡暉表示,“亞洲微電影藝術節永久舉辦地”對于臨滄而言,不僅僅是一個節慶活動,更是一個世界級的交流平臺,一個提升文化軟實力和臨滄知名度的有效載體,一個拉動臨滄經濟增長的有力推手。

他說,借助亞洲微電影藝術節的國際性和群眾性的特點,臨滄這座新興的“亞洲微電影城”逐漸為各國微電影事業交流合作、繁榮發展搭建了重要平臺。得益于此,當地影視文化產業、旅游業、酒店業、物流業等綠色產業發展迅猛,為云南融入國際社會提供了更加廣闊的舞臺。

強化版權意識刻不容緩

未來微電影從業者應始終堅持內容為王、強化版權意識,同時尋求恰到好處的發行和放映模式是微電影產業發展的關鍵所在。

在微電影產業蓬勃發展的過程中,產生了數量龐大的影片,但質量良莠不齊,未來講好中國故事仍然是微電影創作的制勝法寶。“中國地大物博,是微電影創作的靈感富礦,希望廣大微電影創作者借助微電影這一傳播載體,努力講好中國故事,傳播中國價值。”鄭子說。

本屆亞洲微電影藝術節上,參與“第一書記”系列微電影創作的導演關晨表示,微電影作品呈現出“時間集中”、“感受集中”的特點,創作過程中要強化故事性,未來將繼續強化精品意識,創作更多反映中國社會發展進步的好作品。

東北師范大學傳媒科學學院副院長敖柏指出,微電影人要講好中國故事,需打破枯燥的說教式表現方式,不斷觸摸時代變遷、社會發展的脈搏,在多元化的生活現實中捕捉生動鮮活的故事,更多關注弘揚社會新風尚、傳遞社會正能量以及追尋個體價值等方面的題材,努力尋找作品與大眾之間的共鳴點。

微電影產業的健康發展需要創新表意方式,同時不能固守現有的產業發展模式。敖柏建議,微電影創作應注重作品的“網感”,認清市場與內容的關系,盡可能尋找全新的視角和相對輕松的表意形式。

業內人士指出,隨著我國網絡信息技術高速發展,人們通過網絡獲取信息的成本大幅降低,用戶對于網絡的依賴度加深,獲取的信息也由簡單、碎片化向復雜、長時段轉變,同時一批具有網絡付費習慣的用戶逐漸形成。

與此同時,經過多年歷練和積累,微電影產業培養起來的專業化人士開始有能力制作更長時間、更高品質的網絡視頻作品;而微電影產業曾經一度占據主導的廣告收益、付費點播盈利模式,已經遠遠不能適應市場規律。

基于此,近年來我國微電影產業正在創新中悄然發生形態迭代,許多微電影從業者開始通過“拓展影片時長打造網絡大電影”、“拓展影片系列打造網劇”等方式,探索延伸產業鏈條、提升微電影商業附加值的新路徑。

盡管行業利好、市場前景廣闊,但我國微電影產業仍面臨一些挑戰:知識產權保護乏力、內容題材同質化和打色情、暴力、血腥擦邊球等問題漸漸浮出水面。敖柏指出,未來微電影從業者應堅持內容為王、強化版權意識,同時尋求恰到好處的發行和放映模式是微電影產業發展的關鍵所在。


編輯:mary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3D2019年42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