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脫困縣的電競誘惑:重慶忠縣逐夢電競產業生態圈

標簽: 資本市場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作者:李果2017-12-23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發展電競產業需要產業基礎作為支撐,電競產業培育是一個長期過程,單純依靠政府行政力量推動,其政策的執行效果要保持長期性”。

跨過忠縣長江大橋,出租車繼續行駛三公里,在一座安靜的工業園區旁邊停下,司機好心提醒記者:“這里打不到回去的車喲。”

12月21日,記者來到重慶忠縣,兩天后,“CMEG2017全國移動電子競技大賽總決賽”將在忠縣舉辦。巨大的電競場館就在工業園區另一頭,盡管還有兩天便將舉行比賽,但這里仍像一個忙碌的施工工地。

忠縣目前是重慶市少數幾個未通高鐵的區縣。如果從成都出發,最佳的選擇是先坐3個小時的動車到石柱縣,轉乘大巴車蜿蜒行駛一個小時后,抵達忠縣縣城。

和大多數三四線城市一樣,忠縣的青壯年外出務工,本地以中老年人居多,這里的生活狀態似乎與電競無關,整個縣城與旁邊的江水一樣,安靜而緩慢。

忠縣這座距離重慶210公里的三峽庫區城市,寄希望于電子競技產業帶動全縣經濟發展。在沒有電競產業基礎的背景下,“舉全縣之力”所發展的電競產業是否有邏輯可循,能否真正帶動經濟發展?

電競誘惑

冬季的忠縣,總籠罩著一層白霧,當地居民習慣圍坐在一起,燒柴取暖。臨江路是忠縣的一條景觀路,順長江而建。天氣晴朗的時候,江邊出現很多洗衣服的婦女,她們用木槌捶打衣物,白色的洗衣粉泡沫很快消散在江水中。

還能在這個時代看到用江水洗衣的場景,26歲的孫傳宗只覺得,“忠縣的工業還是太落后了,連水都不曾被污染。”

孫傳宗在這座縣城長大,高中輟學,已經娶妻生子,現在做著網約車司機,他準備過完年出去找工作。“忠縣太小,不好掙錢,”他說,“但是有些消費比重慶還貴,比如吃燒烤一個人要七八十元。”

2016年,忠縣剛剛把貧困發生率降至3%以下,摘掉了市級貧困縣的帽子。事實上,這座庫區城市正經歷著GDP增速和常住人口雙降的問題,迫切需要找到新的經濟增長點。

而在做《2017年忠縣政府工作報告》時,忠縣縣長江夏對于地方經濟發展問題有更直接的描述,第一是忠縣工業經濟總量小,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只有62戶,與周邊區縣差距較大;第二是重大基礎設施建設滯后,周邊區縣均已開通鐵路,而忠縣開通鐵路還要做大量的工作;第三是區域競爭激烈。近年來,重慶市先后有7個縣撤縣設區。在剩余12個縣中,不少縣發展勢頭迅猛。

“標兵漸遠,追兵漸近”,江夏說,而撤縣設區任務同樣艱巨。在此背景下,電競產業被忠縣寄予厚望。

根據企鵝智酷與騰訊電競發布的報告顯示,預計2017年我國電子競技產業規模和用戶規模分別將達到約400億元和2.6億人,“電子競技目前正處于爆發期,無論是市場規模還是用戶規模都在大幅度的增長”,上述報告稱。

“現在人是不多,但是到了過年,打工的人回來了,這兒都停滿了車”,孫傳宗所指的地方,是忠縣的長江大橋,會讓人想起賈樟柯電影《三峽好人》中,郭斌修建的那座大橋。

而事實上,忠縣長江大橋的另一端,承載著這個縣城的希望——全國第一座專業的電競館,以及吸引總投資50億元的“電競小鎮”,都在江的那一頭。這對2016年GDP僅240億元的忠縣來說,無疑是一種誘惑。

投入14個億

如果不建電競小鎮,忠縣的知名度遠不像今天這么高。這座三峽庫區核心區唯一一座未被完全淹沒的城市,以三國文化、柑橘、豆腐乳出名。

2017年以前,百度搜索“電競+忠縣”幾乎沒有任何顯示結果。而首次“觸電”,則是在《2017年忠縣政府工作報告》中,報告提出“積極打造集電競文化樂園、產業孵化中心及其他商業配套為一體的電競綜合體”,彼時,忠縣尚無“電競小鎮以及舉辦全國性的大型比賽的規劃”。

記者注意到,《重慶日報》在今年8月的一篇報道中,還原了忠縣打造“電競小鎮”的細節。

報道稱,今年2月中旬,一位在大唐電信工作的忠縣老鄉在與當地一位副縣長交談時,透露出國家體育總局體育信息中心正在與大唐公司合作,挑選地點建設全國移動電子競技大賽賽事點。聽到這一信息,這位副縣長立即向縣委主要領導匯報。

當夜,縣領導即召開會議,發現“這是一項前景極大的產業”。次日,縣委主要領導與這位老鄉面談,希望將總決賽賽場選在忠縣。

而根據忠縣媒體《忠州新聞網》的報道,2月15日,國家體育總局相關負責人和大唐公司負責人便來到忠縣進行考察,考察團認為“忠縣環境優美,景色迷人,適宜發展電子競技產業”。

3月1日,上述三方在忠縣簽下協議,宣布從今年起,連續五屆全國唯一由官方舉辦的移動電子競技大賽CMEG總決賽將在忠縣舉辦。

4月,忠縣啟動了電競館、電競產業孵化園建設,并規劃啟動了包含一場館、一中心、一學院、一園區、一基地、一景區,面積為3平方公里的“電競小鎮”建設。

忠縣縣長江夏稱“舉全縣之力”打造電競小鎮,在這一口號的推動下,11月24日,隨著3.2萬噸的鋼結構全部吊裝完成,這座占地110畝、總建筑面積114117平方米、建筑高度72.86米、觀眾廳座位數6096個的全國首座專業電競館,僅用時6個月便完成主體施工,當地媒體以“超常規的忠縣電競速度”形容這一工程進度。

12月21日,記者走訪電競館所在的工業園區,工人們正忙著打圍,藍色的鋁制圍欄豎起來后,工地雜亂的景象被遮掩。灑水車不斷的來回沖洗地面的淤泥,而修路工則推著施工車,在道路中間添上區分車道的黃色實線。一群穿著橘色工裝的清潔工,正在集結準備進場做最后的打掃,而附近社區的志愿者,則在領隊的招呼下,與身后巨大的電競場館合影。

電競場館內,大量的施工人員,帶著紅、黃、白三種顏色的安全帽,正在為場館安裝大門和道閘機,電競場館中心巨大的四邊形高清屏幕拼裝完成——兩天后,20支隊伍、118名選手、幾千名觀眾,將第一次給忠縣帶來真正的電競大賽。

按照規劃,忠縣將先期投入8億打造賽事園,再投入6億建設孵化園,“電競小鎮項目是忠縣區域產業經濟發展轉型的一個符號。14個億的投入,帶動36億的社會資本進入,不是簡單的50個億,我們要把它變成一個聚寶盆”,忠縣縣委書記賴蛟稱。

電競產業生態圈

把電競比賽變成聚寶盆并不容易。

“忠縣的特點是忠勇有余,發展不足,”忠縣縣委一位常委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誠表示,“我們就是要想辦法發展經濟。”

為此,忠縣布局了工業、文旅、物流、電競四大產業平臺,而只有電競產業不具備任何產業基礎。一座沒有任何產業基礎,無區位優勢的小城鎮,能否依靠電競完成“逆襲”?

江夏稱,電競賽事舉辦僅僅是一個開端,忠縣真正寄希望的是發展包括娛樂體驗、游戲研發與檢測、人才培養、電競裝備制造等為一體的電競產業生態圈。

目前,忠縣已經聯合有關部門,建立了全國性的游戲軟件診斷測試平臺,還計劃在2018年與重慶郵電大學等合作,建立面向本科階段招生、規模1萬人的電競學院。

有了完整的產業發展思路后,忠縣開始解決電競產業發展中的“路障”。

對于基礎設施的滯后,上述忠縣縣委常委人士回應說,包括一條高鐵和一座通用機場都將在此修建,“未來交通將不再是問題”。

對于發展電競缺乏基礎人才的問題,12月18日,《忠縣人民政府辦公室關于促進電競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意見》出臺,宣布將安排不少于1億元的電競產業發展資金,重點支持電競產業企業引進、人才引進和專項政策落實等。

忠縣電競產業發展中遇到的問題似乎將逐步獲得解決。從國內來看,包括江蘇太倉、寧夏銀川、河南孟州、安徽蕪湖、陜西西安等很多爭相建設電競特色小鎮的城市,尚在探索產業模式的過程當中。

從電競小鎮發展模式看,各地方均不相同,其中太倉聚焦于賽事舉辦;孟州采取“保稅+電競”的產業發展思路;蕪湖則聯手騰訊共同打造以電子競技為主題的產業園;西安的電競小鎮則關注電競人才培養。

對于國內電競小鎮的建設熱潮,世界體育總會亞太電競委員會委員、暨南大學產業經濟學博士吳延年有些擔憂,他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賽事舉辦并不賺錢,大部分收益都歸屬于游戲廠商,因此電競所延伸的上下游產業鏈才有真正的掘金機會”。

他對記者稱,“發展電競產業需要產業基礎作為支撐,電競產業培育是一個長期過程,單純依靠政府行政力量推動,其政策的執行效果要保持長期性”。

“我們也不斷在探索,摸著石頭過河”,上述忠縣縣委常委人士對記者表示。


編輯:yvonn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3D2019年42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