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網劇IP孵化的院線電影看遍,也就段子劇和動畫能打

標簽: 電視劇網絡劇IP 來源:影視獨舌作者:楊文山2019-06-16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網劇為什么很難孵化出成功的院線電影?

青春片《最好的我們》上周剛開畫,犯罪片《秦明·生死語者》就在本周上映了。雖然兩部電影類型不同,但它們有一個共同特點:在拍電影之前率先啟動了網劇,觀眾難免會將二者進行比較。

然而,兩部電影“同種”不同命。《最好的我們》上映11天依然風頭不減,單日票房力壓《哥斯拉2》《X戰警:黑鳳凰》,僅次于《黑衣人:全球追緝》。就市場表現而言,算是給國產片長臉了。

《秦明·生死語者》上映兩天已經后勁乏力,貓眼專業版對其票房預測為3500萬,這又是一部“幾日游”電影。《最好的我們》按照目前的走勢,票房很可能破4億。

盡管票房分化很大,這兩部電影在口碑上卻達成一致:都遠遜于網劇版。即便《法醫秦明》之前播出的三個版本網劇口碑參差不齊,4.8分的《秦明·生死語者》也再度拉低了這個IP影視化的下限。

網劇為什么很難孵化出成功的院線電影?換句話說,同一個IP,劇集和電影的成功是否很難并行?

小清新戰勝重口味

《最好的我們》何以領先?

在IP運營過程中,初始的改編形態非常重要,一定程度對觀眾起到了“錨定”的作用。同樣是青春文學,《致青春》最先改編成電影,電影版本就比電視劇更加光彩奪目。《最好的我們》最先以網劇視覺化呈現,電影版的選角和表演就很難超越。同理,《何以笙簫默》的劇版口碑也遠好于影版。

不管是《致青春》《匆匆那年》,還是《何以笙簫默》《快把我哥帶走》,青春片向來是票倉重地。電影《最好的我們》在類型上占有一定優勢,加上高考后的檔期選擇,票房出佳績也在意料之中。

此外,《法醫秦明》和《最好的我們》雖然都曾改編成網劇,但兩個網劇的影響力大不相同。《法醫秦明》至今拍了四部網劇:《法醫秦明》《法醫秦明2清道夫》《法醫秦明之幸存者》《尸語者》,除了《尸語者》之外,其余三部都已播出。

網劇《最好的我們》豆瓣評分8.9,有12萬人參與評分,它在愛奇藝的點擊超過34億。《最好的我們》是視頻網站上第一部現象級青春劇,雖然之前也有過《匆匆那年》,但是影響力不在一個量級。

四版《法醫秦明》分屬三個平臺,而“法醫秦明”系列小說有6本。搜狐版《法醫秦明》《法醫秦明2清道夫》分別改編自《第十一根手指》《清道夫》,騰訊版《法醫秦明之幸存者》改編自《幸存者》,樂視版《尸語者》改編自《尸語者》。

雖然《尸語者》早在2016年底就已殺青,但隨著樂視的崩盤,這部劇也神秘“失蹤”,至今未播。而這次“法醫秦明首次大銀幕升級”正是樂視影業出品,也就是說雖然“法醫秦明”已經有三部網劇,但是《秦明·生死語者》和未播出的《尸語者》才算孿生兄弟。

這種IP分拆售賣導致的品牌管理混亂,不僅僅是《法醫秦明》一家面臨的問題,《盜墓筆記》《鬼吹燈》《心理罪》莫不如此。《秦明·生死語者》票房失利還有一個原因是演員陣容缺乏票房號召力。

《心理罪》的兩版電影分別起用了李易峰、廖凡,鄧超、阮經天,雖然票房不達預期,至少是標準商業類型片的配置。這部《法醫秦明》大電影的演員陣容甚至不及網劇版,如果自身改編功夫還不夠硬,就難免成為市場炮灰。

劇影互動,狡兔三窟

從網生內容孵化出大銀幕作品,目前來看主要有三種形式。

第一種就是所謂的“劇影聯動”。一般情況下,兩個版本的主控方為一家單位,這樣可以統籌規劃,優化資源配置,達到很好的聯動效應。

樂視視頻當年特別喜歡搞“劇影聯動”,《睡在我上鋪的兄弟》《28歲未成年》都是經典案例。網劇版率先上線,一方面作為樂視網的自制內容進行會員付費,另一方面給即將上映的電影進行預熱和宣傳。

有的IP雖然不是一家同時操盤,但是劇版和影版一前一后的組合拳也在客觀上形成“聯動”的效果,比如《匆匆那年》《盜墓筆記》。

第二種,網生內容便是IP的源頭。這是嚴格意義上的“網生內容孵化出大銀幕作品”,這條發展路徑往遠可以追溯到微電影時代。

郭帆導演用《流浪地球》開啟“中國科幻電影元年”,但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導演處女作《李獻計歷險記》其實改編自一部網絡動畫短片。在那時,這部軟科幻電影或許已經給郭帆種下了科幻的種子。由微電影《老男孩》衍生出來的《老男孩猛龍過江》也是一個范例。

如果說郭帆和“筷子兄弟”還屬于從事影視行業的專業人士,互聯網迸發的力量還將一些“草根”卷入了電影圈。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便是大鵬、叫獸易小星、盧正雨。

作為《屌絲男士》的大電影,一部《煎餅俠》將大鵬送入了10億導演俱樂部,這是中國電影市場狂飆猛進時的奇跡,也是網生內容孵化大銀幕作品最突出的個例。

正因為大鵬一出手就賣到了11.62億,這讓叫獸易小星對《萬萬沒想到》票房有超高預期。雖然最終奇跡沒再出現,但是3.22億的處女作成績也很不錯。盧正雨在推出《絕世高手》大電影之前,已經深度參與周星馳的《西游降魔篇》《美人魚》等電影。雖然剛破1億的票房并不算耀眼,但相較劇版《嘻哈三部曲之絕世高手》的小體量來說,也算功德圓滿。

第三種形式更為普遍,那便是在“屯下IP”后的套現開發。既然拿下了某個IP的電影改編版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像《宮鎖沉香》《新步步驚心》這樣的宮斗戲也曾改編成了電影。

今年暑期檔,電影版《誅仙》就要上映了,這種拍幾十集劇都不一定講清楚故事脈絡的IP,90多分鐘的大銀幕作品不知可以找到什么把總的創作法。

“劇轉影”多另起爐灶

動畫劇集開出奇葩

很明顯,有些類型的故事適合拍成電影,有些則很難展現。

比如,懸疑推理類就適合搬上大銀幕。這也是為何《心理罪》《法醫秦明》《暗黑者》紛紛推出大電影的原因。然而,犯罪類型在中國的影視創作大環境下,受到各種限制,很難拍出歐美作品里那樣極致化的人物和案件。

《死亡通知單之暗黑者》的導演為邱禮濤,該片起用了一大票香港演員,很可能按照“港片質感”來拍,盡管原著小說描繪的是內地故事。這也是為贏得一定創作空間而做出的調整吧。

將一個電視劇改編成電影,首先要考慮的便是增強電影感。這也是為何《愛情公寓》大電影一定要借用《盜墓筆記》的橋段,將一部室內情景喜劇改造成奇幻探險類型的原因。當然,欺詐營銷是不對的,但“提升電影感”的改造方向沒有毛病。

《萬萬沒想到》《屌絲男士》這樣的段子劇,不管是劇作還是表現形態,都過于單薄,因而在進階為大銀幕作品時都費了一番心思。《煎餅俠》采用“戲中戲”的結構來增強劇作嚴密性,并且通過動作打斗場面來提升可看性。《萬萬沒想到》直接嫁接在西游IP上,魔幻的類型元素也降低了故事的廉價感。

所以,不少劇集改編成電影,除了保留片名或者人名,基本都推倒重來,畢竟這是兩種形態的藝術形式。不僅這些段子劇的大電影是在遵循原版精神氣質的前提下另起爐灶,很多大IP改編成電影也一樣。

以“盜墓”IP為例,如果改編成電影,原著肆意揮灑的想象力和故事情節肯定要重新編排,小說只能提供基本的人設和人物關系,故事內容重新編排。所以,盡管《九層妖塔》因為“粉碎性改編”遭到天下霸唱的起訴,但是事實上,《尋龍訣》和電影版《盜墓筆記》也和原著沒有多大的關系,基本也算編劇純原創了。

盡管不少“劇轉影”都掛羊頭賣狗肉,但是網生內容中卻有一支開出奇葩,那便是由網絡動畫劇集孵化出的動畫大電影。比如,《秦時明月之龍騰萬里》《風語咒》《十萬個冷笑話》《羅小黑戰記》《我叫白小飛》《全職高手之巔峰榮耀》……

相比從0到1開發一部原創動畫電影,以動畫劇集的形式先來培育市場,建立起忠實的粉絲社區后再伺機而動,可以有效降低投資風險,是“曲線救國”的好辦法。

編輯:mary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3D2019年42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