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K重制”成電影二度開發新風?

標簽: 電影放映技術 來源:烹小鮮作者:洛弟2019-06-16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其實在4K方面,漫威早就動手了。

“十年前的片子,就要4K重制?”

前不久《驚奇隊長》制片人聲稱,漫威電影宇宙11年來的22部電影,將全部發行4K高清重制版。

也許有的影迷會詫異:系列最早一部《鋼鐵俠》距離現在也不過11年,原來的版本又不是不能看,為何又出4K版?

這種條件下的畫面升級,哪怕說是“圈錢”也勉強:如果4K不是觀眾和粉絲的剛需,哪還能圈得到錢?

何況,在很多影迷以往的認知里,4K重制更多的運用,還是在經典電影、影像資料修復領域。

二十年前的老片,興許有修復一下的必要,十年以內的新片,未必至于。

那是什么,能讓漫威去做一筆看似“浪費資源”的買賣?

碟市4K:日常更新換代

其實在4K方面,漫威早就動手了。

目前據統計,2017年以來的漫威電影,以及2008年的《無敵浩克》、《美國隊長》全系列、《復仇者聯盟》前三部,都已重制了4K高清版本。

根據全球最大的藍光影碟信息網站Blu-ray.com顯示,《驚奇隊長》的4K Ultra HD藍光碟也將在今年7月11號發售。

而漫威粉翹首以待的《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也確定將發售4K Ultra HD藍光碟,但發售日期至今尚未公布。

顯然,4K版本已然成為新片影碟的標配,而4K版本的發行介質之一,就是影碟。

賣碟,是4K重制的重要目的與驅動力。

在這方面,擁有無數大IP的好萊塢六大公司,不僅精于此道,且將其視為IP衍生品的一個重要渠道。

其中相對著名的是華納,手握《哈利·波特》《指環王》《霍比特人》《蝙蝠俠》幾大賣座系列,都有根深蒂固的粉絲群,具備一定的凝聚力與購買力。

于是,華納在手頭大IP,尤其是系列電影的影碟上下了大功夫。

一部電影單碟裝,兩部電影雙碟裝,系列出新作再來個全集套裝,完結了再來個全套禮盒,帶周邊的、不帶周邊的、3D版、4K版更新也隨時跟進,還有加上《神奇動物在哪里》的套裝……

久而久之,中國影迷送了華納一個“賣碟華”的諢號。

當然,影碟事業近十年的最后蓬勃,原因在于“藍光時代”新的存儲方式,對影碟容量的大幅度提高,從而帶來的單碟畫質大提升、套裝內碟片數量降低,以及價格提升后碟片內容、包裝設計的精品化。

但現在,藍光時代似乎也變天了。

其原因,并不是我們一般所想的網絡下載與流媒體,而是藍光技術自身的更新迭代。

在“藍光時代”的頭幾年,不少好萊塢六大自有廠牌,以及“標準收藏”(The Criterion Collection,也就是影迷俗稱的CC)等私人廠牌,會為一部影片的藍光碟出一個“套裝”。

其內容,大多是一張藍光碟加一張DVD,讓擁有不同播放設備的觀眾都能觀看。

這種套裝,今天依然存在。

只不過內容變了,DVD可能不再出現,而1080P藍光碟,代替了當年DVD的位置,成為這種隨碟的“附屬品”。

而碟盒里的“主菜”,成了我們剛剛提到的4K Ultra HD藍光碟。

這張《阿里塔:戰斗天使》藍光,封面上方按重要性列出版本:藍光3D、4K Ultra HD、普通藍光、數字版本

4K指一種分辨率,而4K Ultra HD可以指一種應用4K分辨率的播放技術,同樣應用在家用電視機產品。

新的的4K Ultra HD藍光碟,采用66GB的雙層光盤或100GB的三層光盤,容量遠高于傳統藍光碟的25GB單層光盤,和50GB雙層光盤。

隨著4K Ultra HD技術的成熟,以及最常用的影碟播放設備——電視機“4K化”的更新換代,促使4K Ultra HD藍光碟進一步鋪開。

所以,各大公司新片藍光化時集體4K,幾年內的舊片也考慮4K重制,也是對一種日常技術革新的順應。

但在流媒體時代,影碟逐漸成為小眾愛好,跟這樣的潮流,又能帶來多少收益?

4K Ultra HD藍光碟的售價,是目前所有影碟制式里最貴的,在不打折的情況下,可能比一般的傳統藍光單碟裝要貴出三分之一到一倍。

要想看這碟,還得配齊一臺支持HDR(高動態光照渲染)技術的4K超高清電視機,以及一臺Ultra HD專用的藍光播放器,外加一條高速HDMI雙接頭連接線。

說白了,舊有的播放設備得全換一個遍,成本可能會“勸退”不少人。

而在這個小眾碟圈,也許緊跟4K潮流,就是為了那群“勸不退”的人:那些對家用影像播放有著更極致追求,或是對某些影片愛不釋手的影迷、粉絲。

所以,漫威電影宇宙、《星球大戰》《哈利·波特》等粉絲群龐大的電影系列,紛紛推出4K藍光單碟或套裝,也并不奇怪。

但4K潮流的來襲,當然不止在影碟市場。

銀幕4K:影迷的好買賣

4K重制的另一用武之地,自然是在電影院。

今年4月28日,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的戰爭片名作《現代啟示錄》40周年最終剪輯版,在美國翠貝卡電影節放映。

這一版本,與當年的劇場剪輯版、2001年的重剪加長版有兩大不同。

一是時長與內容上的變化,二是對40年前畫面的全新4K修復。

該版本的美版藍光碟也將在8月27日發售

經典電影的4K重制或修復,現已成為全球各大電影節的常客。

離我們最近的例子,可能是近兩年4K版《2001:太空漫游》在國內電影節一票難求的瘋狂。

影迷經濟的導向下,電影節經典電影的4K修復展映,也成了一門生意。

從2013年,第16屆上海國際電影節進入“4K時代”,《阿拉伯的勞倫斯》《浩劫》等經典電影4K重制版展映開始,老片新看,逐漸成為電影節展映的大賣點。

2014年,第17屆上影節在謝晉導演《舞臺姐妹》上映50周年之際,展映了影片的4K修復版,算得上國產片4K重制的一件大事。

《舞臺姐妹》4K修復版劇照

經典老片4K重制的意義,一方面是經濟效益,今年北影節展映的4K版《2001:太空漫游》,與最近上影節展映的4K版《辛德勒的名單》《撒旦探戈》,都在開票之際以最快速度售罄。

一方面,老影迷愿意心目中的神作,以更高清形式重現大銀幕,再看一遍,也不會倦。

另一方面,新影迷源源不斷,這些聞名已久的老電影修復版,也許比電影節其它小眾作品更能吸引他們:第一次看名作就是高清大銀幕,豈不美哉。

總有錯過一次展映的老影迷,和沒看過的新影迷在,修復版買下版權,可以重復展映,甚至在院線重映,無論在歐美還是中國,都是很正常的事。

而版權方除了一次又一次賣出展映權、租出拷貝,還可以出4K藍光碟,又是一筆進項。

《2001:太空漫游》的50周年修復版,國內電影節一票難求,歐美直接院線重映

除此之外,經典電影4K修復的另一重意義,則是文獻價值。

部分經典電影的原始拷貝,隨著不可抵御的膠片老化,或保管條件未必盡如人意,畫面、音軌逐漸受損,甚至可能面臨失傳風險。

今年北影節展映的菲律賓電影《馬尼拉:在霓虹的魔爪下》,以及羅馬尼亞影片《重建》等等,都是“電影小國”的經典作品,經過4K修復得以煥發新生。

藝術電影的搶救式修復,往往為民間機構、私人藏家、基金會,或各國各地電影資料館等官方機構發起承辦,成為搶救電影遺產的一種通行方式。

而商業片中經典電影的重制,在具備“二度開發”經濟效益的同時,也是對數十年前老電影的一種文獻保存。

這種帶有雙重目的的重制蔚然成風,成為電影4K重制的一個重要部分,甚至在某種程度上,定義了我們對4K重制對象的認知。

因此,我們才對僅有11年歷史的漫威電影集體4K化,感到驚奇。

流媒體4K:真高速才有真高清?

當然,4K重制影片的投放途徑,不可能不包括流媒體。

一方面,支持HDR技術的4K超高清電視機開始進入千家萬戶,為電視4K播放的通行,打下了硬件基礎。

同時,智能電視的普及,將流媒體鋪入家用大屏幕播放設備,保障了電視4K播放的軟件。

另一方面,手機、平板電腦、筆記本電腦、4K超高清顯示器等個人播放設備的集體升級,也為觀眾提供了私人播放4K影像的條件。

觀眾可以自由選擇,可以播放藍光碟,或播放正版藍光碟內附贈的數字版本,也可以接受流媒體平臺的服務,包括網飛、iTunes、亞馬遜Prime Video、Hulu,或是國內的“優愛騰”、芒果TV、咪咕視頻等。

但在內地,4K播放應用最廣的,還是國內的主流流媒體平臺。

隨著各大平臺加大對電影版權的投入,以及劇集4K化同步更新的趨勢,國內許多人對“4K”這一概念的接受,都來自于此。

騰訊視頻播放的黑澤明作品《亂》,就是4K修復版本

但同時,國內流媒體平臺的“4K化”,也面臨一個問題:是不是真4K?

鑒于流媒體傳輸的條件,影音文件的碼流在傳輸過程中,往往不可避免受到壓縮。

我們在流媒體平臺看到的“4K版本”,可能達不到真正的4K清晰度。

而這種未必達標的版本,在一個平臺上供應多種播放前端,必須滿足硬件水平最低播放端的播映需求。

于是,我們在手機、平板電腦、筆記本電腦等小屏幕上看起來“夠4K”的畫面,一到更大更高清的4K電視機前,立馬現了原形。

這倒未必是流媒體平臺“店大欺客”,而是限于技術條件,臣妾真的做不到。

不過,我們還能寄希望于即將到來的5G時代。

隨著通道的寬廣、傳播速度的提升,更高碼流的影像,也可以在流媒體平臺上快速傳播。

到那時,好萊塢六大也好,“優愛騰”直播平臺也好,都要奮起直追這股潮流,新片新劇一律4K,老片也要紛紛重制,以適應新的播放條件,和由此而來的新審美取向。

漫威電影“十年就重制”的急迫,也許同樣有追趕這股風潮的打算。

等到風潮真正來襲,我們對漫威今天的這種急迫,也就見怪不怪了。

編輯:mary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3D2019年42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