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內容為王 中國電影開啟“新黃金十年”

標簽: 電影觀眾口碑 來源:新華日報作者:馬 薇 徐 寧2019-06-08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2018年以來,中國電影進入到一個“大情緒”時代。

2018年底,113歲的中國電影迎來了一個華彩時刻——截至12月31日,全國電影總票房達到609.76億元,歷史上首次突破600億元大關,相比上年增長9.06%。其中,62.15%的票房由國產影片創造。

  2019年初,沉浸在“600億狂歡”中的中國電影卻遭遇當頭一擊——2019年春節檔,全國電影總票房規模為58.4億元,較上年僅增長1.2%,遠低于去年同期67%的增幅。

  火與冰的強烈反差,投射出一個大大的問號:中國電影的黃金十年,是否就結束了?

  5月30日-31日,在無錫舉行的2019太湖影視文化產業投資峰會上,這個問號始終縈繞在參會的300多位行業專家和影視大咖的腦海中。在坦誠的交流和激烈的碰撞中,一個面向未來的共識漸漸清晰——回歸內容本源,專注品質塑造,中國電影新的“黃金十年”就在眼前!

  黃金十年,由外而內的蝶變

  “以自己的力所能及為別人的健康做一點事。”近來,無錫一對“艾灸夫妻”因為樂善好施的性情和專業專注的技術,成了眾人追捧的城市“網紅”。許多人不知道,這對小夫妻原本開了一家小商品店,去年,因為到電影院看了一場《我不是藥神》,于是決定開一家艾灸養生館,用自己的技術為大眾健康服務。

  一部電影,可以改變人的命運,也可以改變人們看待世界的方式。2018年,一批兼具內涵深度和娛樂觀賞度的現實主義影視作品,改變了中國電影的固有印象,也用優良的品質贏得了觀眾的認可:《紅海行動》春節檔上映后一路逆襲,以36.5億元票房登頂年度票房冠軍;直面社會問題的《我不是藥神》,點映階段即口碑爆棚,最終票房超過30億元;表現北漂青年艱辛奮斗的《后來的我們》票房超過13億元;《一出好戲》通過船難表現農耕文明與商業文明的對比,票房超過13億元;《無名之輩》也憑借出色的品質獲得近8億元票房。

  “好品質獲得好口碑、贏得高票房,這是中國電影市場走向成熟的重要標志。”在博納影業董事長于東看來,2018年國內電影票房首次突破600億元大關,總量擴展的背后,是中國電影市場十年的蝶變之旅。

  數據顯示,2008年,中國電影票房收入達到84.33億元,首次進入全球前十名。2008-2018年,中國電影票房以年均超過20%的速度節節高升,開啟“黃金十年”。

  十年間,中國電影市場經歷了“拼盤”潮的流行,見證了“流量明星”的崛起,也曾以喜劇電影包打天下。但外在形式和包裝上的種種熱鬧喧囂,漸漸為觀眾所“厭棄”。電影最終回到內核,即內容本身的比拼上。

  “2008年以來,除了票房迅速增長外,最大的變化是觀眾,他們對于電影品質的需求一直在成長。”曾出品了《西游》系列電影的星皓影業董事長王海峰發現,去年以來,一些投資者以為不會有票房的電影,票房卻一直往上漲。不論是現實主義、寓言體,抑或是藝術探索型,越是具有思想內涵的深度,越是得到觀眾的認可。“我們的觀眾看的東西越來越多,開始知道什么是好的電影,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

  觀眾的成長,在互聯網平臺方面感受更深。愛奇藝副總裁李巖松介紹,愛奇藝從2010年開始做電影,國產電影的獲取成本越來越高,但內容質量越來越好。“2013年之前,愛奇藝最核心的會員收入是好萊塢電影,但是現在絕大部分收入來自國產新片,國產電影對新增和留存會員的拉動也越來越強。這說明,內容質量的提升同樣是互聯網用戶需要的。”

  業內人士認為,去年以來,中國電影產業出現的新一輪調整,既有國家對電影規范化發展的管理、要求,也有行業轉變發展方式的自身需要,是行業快速增長到一定規模后的必然經歷。觀眾的成長,市場的變化,將推動中國電影從業者回歸電影本身,精心打磨優質良品。著名演員、出品人高亞麟說:“今天,所有的IP、流量明星、票房保障都不再是萬能鑰匙。只有回到電影創作本身,專注于好的內容,真誠地去做戲,觀眾和市場才會認可你。”

  讓觀眾的心臟“怦怦”跳起來

  2018年以來,中國電影進入到一個“大情緒”時代。

  放眼國內,無論是主打愛情的《前任》《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還是反映小人物在時代洪流下生存圖景的《我不是藥神》《無名之輩》,或者以犧牲為結局的《紅海行動》《流浪地球》等,這些影片均無法用一種模式、一種題材、一種類型去概括,但都不約而同地憑借強烈的情緒渲染實現了大賣特賣。

  觀照世界,年初的《老師·好》,奧斯卡獲獎影片《綠皮書》《波西米亞狂想曲》,甚至黎巴嫩影片《何以為家》等,這些影片未必是哭片、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喜劇片,但總能抓住中國觀眾的內心,用“情懷”實現了在中國市場的票房高歌。

  沒有統一的模式,沒有固定的題材,與觀眾的“共情”,是這些賣座影片唯一的“共性”。社會的巨變、城鎮的擴張、人員的流動,最終導致觀眾群體層次變得更加豐富。人們迫切地需要尋找一個渠道,釋放生活、工作、學習和情感上的壓力,在與他人的共鳴中,認識真正的自己。而更多“情緒”的產生,為中國電影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新媒體時代,互聯網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也讓觀眾獲得了更多的選擇。他們需要更多能讓心臟怦怦跳起來的電影。”在著名制片人劉瑞芳的眼里,一部成功的電影,除了要有新鮮的創意、專業的表達外,還必須體現一種無隔膜的“互換感”。“電影要真實地感受普通人所需要的,他們的生活、工作和交友習慣,從觀眾的情感需求角度出發打磨內容,真正走到他們心里去。”

  人間事,最難在讀心。現象級電視劇《人民的名義》創作之時,正是所謂“流量明星”大火的時候,如何讓一幫50后、60后的“省委書記”“市委書記”吸引年輕觀眾的目光,曾經讓主創團隊頗為苦惱。當一批老戲骨以忠于現實的表演實力登場,主創團隊發現,不僅40、50、60后觀眾對電視劇著迷,70、80、90后的年輕觀眾同樣也愛看。而恰恰是當初煞費苦心設計的流行“橋段”,年輕人卻并不買賬。

  “過去十年,中國電影一直在研究不同年齡段的觀眾喜歡什么,從80后開始,到90后、95后,現在關注00后。但現實的發展告訴我們,與其迎合細分群體的差異,不如抓住所有人共同的初心。”知名編劇、制片人楊勁松認為,“大情緒”時代,每一個“爆款”都必定是“全民電影”。一部能夠感動自己的電影,不僅能夠感動同年代、同文化階層的人,也能夠感動其他有共同的生活體驗、情感體驗和價值觀的人。這樣的“共情”,沒有年齡之分,無懼時代之隔。

  從心出發,回歸本源,是當下中國電影亟需補上的一塊短板。業內人士認為,今天,我們需要《紅海行動》《戰狼2》和《流浪地球》這樣的頭部“情緒”大片,同樣也歡迎《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綠皮書》這樣的分享類情緒影片。為不同觀眾提供更深度的觀影體驗,這樣的電影才能真正地分享今天,影響未來。

  IP橫著玩,萬億級市場在招手

  剛剛過去的“黃金十年”,也是影視娛樂生態巨變的十年。特別是移動互聯網與視頻網站的崛起,讓“IP”正以影視娛樂行業核心競爭力的優勢成為優質內容的來源。

  對于充滿風險的文化創意產業來說,成熟的IP無疑是最佳避風港。在好萊塢,評價一個電影公司好不好或是否成熟,就看它是否做過續集,以及續集能否賺大錢。所謂續集,其實就是IP的二度開發或衍生。從哈利·波特到漫威宇宙,業內數據顯示,盈利的“頭部內容”80%來自IP改編或IP衍生,如何經營好手中的IP,實現內容品牌塑造是本次論壇各界專家的共識。

  “如果說深耕一個IP,是依靠與時間做朋友,獲得源源不斷的收益,那么IP 是否可以聯合在一起,做橫向的玩法?”

  在本屆太湖影視投資論壇上由和樂悠悠文化、聯合中金資本等企業打造的“電影+”燃夢計劃就將IP的玩法由縱向的時間軸,變成了橫向的“聯合軸”。

  和樂悠悠文化總裁趙欣是項目的操盤者,她解釋說,“電影+”更多的是通過IP的橫向聯合打通衍生品環節,嘗試各種各樣電影+衍生的方式。

  中金資本總裁單俊葆是最早從商業本質上來引導整個項目概念的。他舉例說,在海外市場,電影盈利30%來自于票房,70%來自于后市場,國內正好反過來,甚至于90%來自于票房,10%來自于后電影。“所以我們一直希望能夠看到一些在后電影特別是圍繞電影IP或者是后電影的衍生開發,能夠產生更多的價值,我覺得這方面大有可為。”

  單俊葆以電影+新零售為例解釋說,如果把電影主題、明星和店鋪經營者融合在一起,結合百姓的生活體驗區,原來的電影IP就孕育出“場景IP”,這就使得原本可能千億級的票房市場,進化成一個萬億級的衍生市場。

  為了“電影+”燃夢計劃,趙欣坦言之前一直跟業內各大電影公司去找IP、談版權二次場景開發,去跟演員明星談合作,跟電視臺和各平臺談綜藝合作,企圖把完整的一條產業鏈融合起來。

  和樂悠悠首席董事、中國傳媒大學教授夏陳安介紹說,燃夢計劃第一步會用綜藝的形態,真人秀的方式,來記錄電影明星品牌和實體店,利用綜藝把他們融合在一塊。“其實落到最后就是要開若干的連鎖店,但這不是普通的店,它是我們電影、綜藝和多種藝術的結晶。”

  如果IP的聯合只是推動了電影后市場的發展,那么這種聯合是否也可以反哺內容創作呢?

  拾谷影業CEO、著名制片人荊建林是張一白導演的合伙人,從《匆匆那年》開始到《從你的全世界路過》再到《后來的我們》《來電狂響》,這些年一直兢兢業業在做內容。荊建林坦言,實體產業支撐會形成良性的經濟循環,給電影公司良好的經濟支撐之后,再反哺到內容創作時,創作者就有時間、心不慌。

  荊建林說,國內電影收入來源單一,票房占總收入的90%以上,如果“電影+”計劃可以實現的話,如果你做出一個爆款,可能你的收入會延續好久,因為后面還有收入預期,所以前期就更容易吸引投資者來參與,“這無疑會反過來刺激制作方更專心、更精心地制作內容,因為他知道這在未來能帶來更豐厚的收入。”


編輯:yvonn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3D2019年42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