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實還原解剖現場的《秦明·生死語者》你敢去電影院看嗎?

標簽: 電影IP 來源:藝恩網作者:孟佳2019-06-09
本文為藝恩網原創專稿,尊重作者版權,轉載請注明出處及作者
[摘要]

重口味、大尺度,高度還原解剖現場是這部電影鮮明的特色,在未分級的中國院線市場,這樣一部電影,你敢看嗎?

2012 年,在安徽省公安廳物證鑒定中心擔任專職法醫的秦明工作之余,開始在博客上寫小說。由于作品在網絡上很受歡迎,不久之后,他就出版了《法醫秦明》系列小說,其中第一部名叫《尸語者》。小說一經出版就因其高度專業性,吸引了大量粉絲。

2016年,一部名為《法醫秦明》的網劇在全網熱播,并榮登藝恩主辦的2016中國泛娛樂指數盛典“中國網生內容榜-網絡劇榜top10”。這部網劇上映時,被網友戲稱“嚇壞很多小朋友”。

2019年,7年過去了,由李海蜀和黃彥威執導、根據《尸語者》改編的首部法醫秦明大電影《秦明·生死語者》終于將在6月14日全國公映。重口味、大尺度,高度還原解剖現場是這部電影鮮明的特色,在未分級的中國院線市場,這樣一部電影,你敢看嗎?

遺傳學博士+中戲導演,性格迥異的夫妻檔導演

在電影行業的導演中,李海蜀和黃彥威算是兩個異類,他們與其他導演的區別至少有兩點:第一,以夫妻檔方式共同參與多個項目;第二,獨特的學科專業背景。

李海蜀畢業于中戲導演系,黃彥威是中國科學院遺傳學博士,一個脾氣急,性格歡脫,一個性子慢,沉穩深刻。看起來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人,卻在一次大學期間的朋友聚會上相識,并慢慢走到了一起。

李海蜀最初想當演員,因為看報名時表演系排隊太長而導演系排隊短,于是順便報了導演系,沒想到最后就被中戲的導演系錄取。一個機緣巧合的機會,她以自己寫的劇本為敲門磚,認識了唐季禮,成了唐季禮執導的《神話》的編劇和副導演,職業生涯由此展開。

《神話》也是李海蜀的唯一一部以副導演身份參與的電影,此后基本是每樣工作進行一次進階。從制作人、后期監制、執行監制,到導演,一步步朝著自己的目標邁進。

剛在一起的時候,黃彥威肯定永遠是李海蜀寫的東西的第一個讀者,最初只是提提建議,后來就慢慢深入,幫她一塊寫,就這樣被李海蜀“拐”上電影這條道,從美國加州大學博士后辭職,跟李海蜀一起拍電影。

黃彥威說,“我那時候研究的是記憶形成的分子基礎。是一個純理科,非常尖端的技術。那時候我意識到,即使我離開這個領域還有很多優秀的人在做這個事情,依然可以突破這個難關,但要很多年以后才能對社會產生價值。所以我能不能換一種方式,讓更多的人了解我研究的東西,電影是一個非常好的方法。”

編、導合一的默契

入伙后,從編劇到副導演,黃彥威對電影行業的了解也逐步加深。

李海蜀笑稱,“他加入我們這個行業后我自己的幸福感大幅提升,不管怎么辛苦是兩個人在一塊的,即使工作時間比別人長很多,也不覺得辛苦,而且更有效率。”

雖然合作過程中,兩個人也經常有意見不合的地方,但最后總能達成一致,而且比最初兩個人各自提出的方案都更好。

“他總會引導我去想第三種可能,而不是非要說服你。”

雖然黃彥威是半路出家進入電影行業,但卻適應的非常快。“當你真的熱愛一個行業的時候,就會學習的非常快。學科背景不是問題,關鍵在于你用不用心,熱不熱愛,肯不肯付出。”

《傲嬌與偏見》算是李海蜀和黃彥威正式合作的第一個項目,這個項目之后,二人希望能轉型,恰好接觸到樂創文娛手上《生死語者》這一項目,都非常喜歡,就順理成章建立了合作。

當時,樂創文娛正在推動企業像電影品牌化運營轉型,對于“法醫秦明”這一知名的公安法醫品牌,希望能夠找到合適的導演,將法醫探尋事件真相的過程展現出來。通過更好的細節呈現,展現公安法醫的職業光輝。

于是,在《秦明?生死語者》這部電影中,黃彥威終于發揮出了他的優勢。他將自己之前學的各種理工科方面的知識運用到劇本撰寫中,還專門買了一年的知網會員查詢各種理論知識。最后小說原作者秦明看到劇本后很震驚,“這個劇本絕對是專業人士寫的,特別懂法醫、解剖、還有生理衛生知識”。這一評價讓黃彥威非常高興。

自從2016年11月初次接觸,12月確立合作,2017年2月交大綱,4月出劇本,6月開始籌備,7月14日開機,9月底拍攝殺青,順利進入后期階段。可以說,項目前期進展的順暢無比。

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編劇和導演的二合一,這就避免了很多拍攝中的問題,因為所有重大的問題在拍攝之前他們都碰撞過,解決了。這是夫妻檔最大的優勢。

只是電影在后期階段花費的時間比較長, “17年底,在完成第一版剪輯版本后,我們和樂創文娛的張昭總都覺得可以多嘗試一些其他的剪輯方案。后來,《藥神》和《無問西東》的剪輯指導朱琳老師加入到這個項目之中,她帶來了一個全新的剪輯方案,讓我們非常亢奮。經過精雕細琢后,最后就確定了現在這個版本。18年下半年,完成定剪,通過內審之后,一切就都在可控的時間表里推進:正常的審查流程;全片600多個特效鏡頭的制作周期;電影配樂和歌曲的創作、錄制周期;聲音的制作周期;加上跨越春節假期的休假……一切基本都是按部就班的。”李海蜀表示。

1:1的制作全套內臟器官  盡最大努力還原解剖現場

作為一部法醫電影,《秦明·生死語者》肯定會涉及案件、尸體和解剖。同時,在電影沒有分級的情況下,影片要在電影院里面向全年齡段的觀眾,包括兒童。如何平衡類型片觀眾需求和呈現尺度,確實是一個巨大的挑戰,而且,大銀幕的審查尺度比網劇更嚴格。

“這都是我們在接觸這個項目的一開始就明白的。所以從劇作到拍攝到后期制作的全過程,我們都一直在尋找這個平衡點,并且不斷調整。為了追求真實,我們花了一百多萬,制作了真人翻模的尸體道具,而且1:1的制作了全套內臟器官,盡最大努力還原解剖現場。但是由于追求真實太過極致了,所以看起來會挺刺激。調整的方式其實挺多的,也是通行的:調整色彩,適當遮擋,改變構圖,替換鏡頭等等……”

《秦明·生死語者》中出現的尸體粗算有14具,根據劇情和拍攝的需要,由幾種不同的方式實現。

最簡單的是道具假人。針對只需要輪廓看不到面目的,比如白布下的,尸袋里的。

第二種是真人扮演。針對沒有特殊死因、沒有特殊外形要求的,通過化妝實現死亡效果。

第三種是真人與特效化妝、視覺特效的結合。針對有外傷、骨骼嚴重變形、福爾馬林浸泡效果等等,尸體是靜態的,不需要肢體運動的死亡效果。

第四種是真人與部分肢體(關節可活動硅膠人體道具)的結合。針對有第三種中的效果,但需要尸體表現動態的情況,比如片中可以彎折的骨折斷腿,可以反關節的手等等

第五種,也是最復雜的,1:1的硅膠人體道具。這是用于拍攝解剖過程細節的,手術刀會真的切割“表皮”,還需要可以切斷的“肋骨和肋軟骨連接處”,從而取下整個胸骨,可以取出全部內臟。因此,劇組制作了兩個包括骨骼和內臟的完整全身尸體道具。

“我們決定用真人進行全身翻模,光第一步就需要半天時間,演員全身被封裝成木乃伊,不吃不喝不上廁所一動不動。第一個演員因為呼吸失調無法堅持,導致了翻模失敗,第二個演員才翻模成功。為了制作逼真可以拍攝特寫的道具,翻模的精度達到每個毛孔都看得見,僅在毛孔中插入毛發,就需要好幾周時間。整個人體道具制作就需要3個月時間。同時,我們還1:1還原制作了全套的內臟器官,包括:舌頭、食道等整個消化系統;呼吸系統;以及心臟。這些器官都是可以從“尸體”里“摘除”的。”

李海蜀和黃彥威搭建的團隊非常的專業,硅膠特效道具、特效化妝都是技藝精湛的肖進工作室負責,視覺特效是經驗豐富楷魔公司,演員也都很專業,所以實際執行中沒有太多問題。

“最大的難題是建組籌備的時間太短,留給各個部門的制作、準備的時間不夠,給拍攝計劃的制定和完成帶來了困難。所幸各個團隊都非常專業,順利完成了工作。”

對于一部法醫電影來說,適當的感官刺激必不可少,但李海蜀認為,連續過分的感官刺激(血腥、暴力)不但會讓影片簡單粗暴,也會讓觀眾疲勞,更會模糊影片要表達的觀點。電影對觀眾的刺激,除了感官刺激,更重要的是情感刺激。所以,在保證適當的感官刺激下,增加了情感刺激,由此給觀眾提供更多層次的可看性。

“我們拍這個影片的初衷是希望觀眾對“情與法”的矛盾有更深入的思考;對生活、生命有更多的熱愛;對“為生者權,為死者言”的法醫們有更全面的了解和理解。”黃彥威表示。

開法醫題材先河

《秦明·生死語者》是懸疑探案片,但“法醫”這兩個字又決定它與眾不同的。作者秦明看完成片后,很興奮地表示“看完電影,我放下了曾經的擔心。這部電影真正實現了用法醫的方式破案,而不是刑警的或者其他的方式破案。”

“‘用法醫的方式破案’這既是我們創作中的重點,又是難點。很高興,我們通過了挑戰,得到了原作者也是一位在職法醫的肯定。從這個意義上說,它確實是開了國內法醫題材電影的先河。”李海蜀表示。

有原著粉擔心電影會完全脫離原著,實際上,由于《尸語者》是作者秦明寫的第一本小說,歸集了20個獨立成章的故事,很適合劇集改編,但卻很難改編成電影。

在項目伊始,作者秦明就表達了他的顧慮:“《尸語者》沒有一個主線故事,要改編成電影非常難。”

另一方面,這本書涵蓋了秦明從大一醫學生(18歲)到成為為獨當一面主檢法醫(工作滿6年)的成長過程,時間跨越多年。因此,想完成一部緊張、快節奏、懸念迭出的探案電影,必然需要相當程度的改編。“所以,最終,我們確定,保留原著小說的人物,堅守小說的精髓,盡可能融入原著的細節。”李海蜀表示。

最終,成片的結果讓秦明本人很滿意,李海蜀也希望原著粉也有同樣的感受。

“沒有原著粉就沒有法醫秦明系列的成功,也不會有這部電影的誕生。所以,在奉獻給普通觀眾一個精彩故事的同時,我們要給原著粉更多的滿足:讓他們拿起解剖刀來解剖這部電影,分析出我們是如何把原作融入劇情的。我們從《尸語者》的20個故事中選取了11個。把其中的犯罪手法、解剖細節、破案思路、秦明在破案時的感受、情感糾葛、語言對白等等都引用、提煉、改編之后,再組合寫入了劇本。”李海蜀告訴記者。

“除了對原作的解讀,我們還把和秦明交流中得到的真實事件也融入到影片之中:比如片中秦明失明的橋段,因為勞累過度,秦明真的出現過雙眼流血,幾乎導致失明。這些對作者本人故事的擴展,也是對原著粉和秦明粉絲的回饋。”黃彥威補充道。

在重口味、大尺度還原解剖現場的表象之下,其實《秦明·生死語者》影片中討論了很多頗有爭議的社會話題:是應該守護真相還是正義;絕對的無情能不能帶來絕對的公正;絕境中的自私到底是不是罪惡;人生的答題卡涂錯了,可不可以重來;愛一個人的極致,是不是可以為他/她殺人……

其中,全片最后討論的終極話題是:為什么受害者成了施害者,司法之外是否還有私法?

以暴制暴,會帶來更多的傷害,受害者會變成施害者,而最終法律的后果和社會后果,會給報復者的家人帶來更大的傷害。

在導演看來,通過這部電影,引發大家對這些社會議題的討論,最終可以放下憤怒和沖動,用法律的手段解決問題,才是真正的意義所在。

對于出品方樂創文娛而言,在現實主義題材上再做新嘗試,這將首次在大銀幕展現法醫這一特殊職業,展現公安法醫職業光輝,和公安干警的大無畏精神。同時,這也是樂創文娛“書寫中國人民偉大靈魂”這一核心理念的一次實踐。


編輯:yvonn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3D2019年42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