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米哈游到米忽悠,成也二次元敗也二次元

標簽: 游戲二次元 來源:游戲觀察作者:Gamewower2019-06-28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米哈游到底是學習,還是抄襲?

一封公開信并沒有讓爭議平息,并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6月25日,《原神》官方發布公開信,就當下玩家所聚焦的有關《原神》的抄襲問題進行了一些解釋,但在這封公開信當中,官方對于抄襲與否并沒有給出正面的回應,而是用了“學習”一詞。

“任務系統向B社學習,隨機事件向GTA學習,世界探索體驗向Botw學習....”

為什么“學習”,官方說,“我們對于如何制作開放世界游戲一無所知,所以我們向前輩們學習”。

在這封全文2600多字的公開信當中,300多字說了這件事,其它的2300字,總結一下,就是公開信的最后一句,“米哈游,抬起頭,繼續前進吧!把這個不完美的游戲變成大家所期望的樣子!”

這封公開信是否具備誠意,是否回答了現在玩家關心的問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而Gamewower愿意用TapTap上一位玩家的評論,“我當你是國產游戲的希望,而你卻把我當行走的韭菜……”

實際上,有關“韭菜”一詞,在米哈游王牌產品《崩壞3》的中后期已經慢慢誕生,也就是那個時候米哈游在玩家群體當中有了一個別稱,“米忽悠”,現在到《原神》,只不過是之前的延續。

01.

米哈游到底是學習,還是抄襲?

這個問題其實只需要有一點點理智的玩家就能得出答案,在游戲行業當中,是否抄襲的判斷最直接的方法是看源代碼。

2009年,暢游曾起訴麒麟網,稱麒麟網的網游《成吉思汗》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暢游的舉證是,兩款不同游戲存在大量文件名和源代碼完全相同的文件。

這件事最終和解,麒麟網道歉,在道歉聲明中,麒麟網也承認:《成吉思汗》游戲及場景資源編輯器軟件擅自使用并侵犯了暢游場景資源編輯器的軟件程序著作權。

除了看源代碼之外,是否抄襲從法律上去看就很難判斷了,游戲行業的發展歷程當中,借鑒、學習的產品數不勝數,就連暴雪的幾款知名產品也存在這樣的影子,《守望先鋒》與《軍團要塞2》、《魔獸爭霸》與《沙丘》。

歸根結底,如果純粹的是從玩法上進行借鑒,是不存在抄襲一說的,否則《絕地求生》、《堡壘之夜》、《英雄聯盟》我們都可以稱之為抄襲。

這也是《原神》聰明的地方,在公開信當中他們承認了任務系統、隨機事件等玩法上進行了借鑒。

但是,如果說玩法借鑒比比皆是,情有可原,那么其一部分美術場景、UI與《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極其類似就很難被理解了。

從米哈游到米忽悠,成也二次元敗也二次元

(圖片來源網絡)

而這也是被玩家抨擊最多的地方,關于這一點的回應,官方在公開信當中一個字都沒有提到。

或許,在官方看來,美術、UI這些設計也和玩法一樣,不存在抄襲一說吧。

02.

但另外一個角度去看,或許無論官方解釋與否,米哈游的口碑都已經崩塌,那么干脆不回應。

從國內二次元游戲的良心企業,到成為“米忽悠”,米哈游在口碑上的崩塌從《崩壞3》已經開始,而巧合的是,彼時的米哈游恰好在準備上市的事情。

2017年3月份米哈游向證監會提出IPO申請,之后進入審核階段。到了2018年初,米哈游更新了招股書。

根據招股書的數據顯示,米哈游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03億元、1.75億元、4.24億元、5.88億元,相對應的凈利潤為0.66億元、1.27億元、2.73億元、4.47億元。

其中,2014年-2017年上半年,崩壞系列游戲占全年收入的比重分別為92.26%、98.10%、99.37%和99.80%。

從數據當中可以看到,米哈游的生命線就是崩壞系列,也就是崩壞2、崩壞3。而這當中尤其以崩壞3為最能吸金的產品。

從2015年的1.75億營收,到2016年的4.24億、2017年上半年的5.88億,最大的原因就是崩壞3于2016年10月正式上線。

此后這款產品在崩壞2小有名氣的基礎之上,一路凱歌,成為二次元游戲當中絕對的巨無霸式存在。招股股書資料顯示,《崩壞3》2017年上半年營收4.96億元,占當期總營收5.88億元的84.35%。

也正是這款產品帶來的巨大成功直接促使了米哈游在2017年3月開始闖關上市。

03.

但是上市之路并非一片坦途,從2016年開始,有關游戲概念在A股上市已經困難重重。

而從2017年-2018年,整整兩年時間,盡管有10幾家提交了A股的上市申請,但最終只有吉比特一家在2017年成功上市。

與此相對應的是樂逗、第七大道、指尖躍動等在港股上市,另外如中手游、多益等原本打算在A股上市的公司也開始轉舵,于港股遞交了IPO招股書。

這條路對于米哈游而言注定困難重重,因為它的營收過于依賴一個IP,一個產品,而資本市場過去兩年已經吃足了這樣的教訓,太多或借殼、或正式上市,或成為上市公司一部分的游戲公司由于一款產品成功后的后繼乏力,導致滿目瘡痍。

而證監會在去年年初對米哈游的IPO申請給出了多達50個問題的反饋意見,其中一條也提到“僅有單一IP對未來持續盈利能力影響”。

對于這個問題,沒有答案,游戲行業除騰訊、網易雙巨頭外,在產品持續成功的保證上,沒有任何一家可以給出答案。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米哈游的口碑開始一步步崩塌,或者明確一點是米哈游旗下的王牌產品《崩壞3》。

在米哈游的招股書當中,從2016年10月正式上線,截至2017年6月,《崩壞3》的流水為11 億元。而根據相關人士的預測,2018年上半年,《崩壞3》的流水為11.2億元。

一款IP項的產品,在2018年6月,實現了剛剛上線之初9個月的數據,這對于一款游戲而言著實是一個亮眼的成績。

但是另外一面,招股書中的數據是《崩壞3》月新增賬戶數從2016年10月高峰期的600萬個降至2017年6月的約200萬個、月新增付費賬戶數從2016年高峰期約65萬個降至2017年6月的約15萬個。

兩個數據背后是《崩壞3》越來越氪金的事實。

在一些玩家的社區當中,我們可以找到大量有關《崩壞3》從小氪即可玩,到不重氪根本無法推進的帖子。這個時間點是在2017年下半年。

我們很難分辨,這是否和上市的事情有沒有關系,但我們知道的是在準備上市期間,《崩壞3》的口碑塌方式的下滑,TapTap上,《崩壞3》評分6.8分,而體驗服的評分9.8分。

米哈游有了一個外號,“米忽悠”。

04.

為什么會塌方式的下滑?

這個問題往大的方向說有很多原因,但最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二次元用戶的屬性。

押寶二次元這個當初的小眾賽道,幫助米哈游一炮而紅,成為二次元這條賽道上的佼佼者之一,這一點誰也無法否認。

二次元用戶年輕,愿意為了興趣買單,買下幾千元的手辦毫不心疼,這是二次元用戶的一個屬性。但是這個前提是用戶的心理預期,這當中可以舉一個最好的例子,B站。

一直以來B站被視為是國內二次元用戶最大的社區,而事實也是如此,無論是《崩壞3》、還是最近比較火的《明日方舟》,這些二次元游戲的火爆有一部分的軍功章屬于B站。

B站的用戶也舍得花錢,B站代理的的《FGO》是國內最吸金的幾款游戲之一。

但是2017年底的時候,B站曾宣布2018年1月番B站共獲29部正版授權,但其中的8部番劇將采用“付費先看”的模式。

這種模式分為兩個模式,第一種大會員優先觀看,所有大會員可優先觀看新一集番劇,第二種非大會員的用戶,部分版權方同意單獨購買單部番劇,價格10元。

然而,這遭到了B站絕大部分用戶的抵制,這一模式最終沒能在大范圍當中推廣,類似愛奇藝、優土等會員收入節節攀升,B站的營收結構上根本看不到會員收入這一項。

最新的Q1財報,游戲收入占比64%,直播和增值業務占比21%,廣告占比8%,電商和其他收入占比7%。

從收入構成上,B站和愛奇藝等視頻網站完全不一樣,廣告+會員的模式在這里完全行不通。

這就是二次元用戶的屬性。做個對比來說,愛奇藝們的用戶就像傳統的游戲用戶,B站的用戶就是二次元游戲用戶。

愛奇藝可以隨便怎么做,可以會員收費,可以在會員收費外再加點播收費,用戶會有抱怨,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風平浪靜。

但B站不行,B站說過不做廣告,B站說過看劇免費,所以即便二次元用戶舍得花錢,但不會花這種錢。

如果是一款普通的游戲,而非二次元項的,非主機項的,那么有關抄襲的爭議或許依舊會有,但是亦如我們忍受愛奇藝們的越來越花式繁多的收費,隨著時間的推移,風平浪靜。

但在二次元用戶心中只有好與壞之分,他們是純粹的。所以當《崩壞3》開始突然轉變時,他們會站出來抵制,有了“米忽悠”,當《原神》涉嫌抄襲時,他們也會站出來。

這次的《原神》風波可以說是崩壞的不能再崩壞,核心用戶的第一印象極其糟糕,而這些用戶還是二次元用戶,那么簡直沒有比這個再糟糕的了。

 

編輯:queeni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3D2019年42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