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品演員成短視頻平臺“新流量”,春晚不再是最佳歸宿

標簽: 短視頻演員 來源:犀牛娛樂作者:叩敏2019-05-23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小品演員從春晚的舞臺過渡到短視頻平臺,似乎也成了未來的趨勢。

“用兩個字形容一下什么是愛情。”

當其他人紛紛寫下“甜蜜”、“浪漫”時,只有一人寫下了“瓶邪”,眾人不解,他卻有理有據地解釋:“兩個人,并肩在屋檐下,說著兩個人的情話,別人誰也聽不懂。”言畢,掌聲雷動。

這段搞笑視頻來自抖音賬號“暖男先生”,在抖音站內收獲了124.5萬贊,在微博上經由營銷號轉發也爆火。而這位“暖男先生”不是別人,正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小品演員郭冬臨。

當人們對小品演員的春晚印象根深蒂固之時,殊不知他們正悄然發生蛻變,搭載短視頻的快車道進入春晚之后的“第二春”。

小品演員入駐短視頻平臺,背后其實隱含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語境,即春晚正在被年輕人“拋棄”,從每年必看到年年吐槽,春晚的收視率和觀眾口碑持續走低,春晚小品也被觀眾批評“太尷尬了”、“一點都不好笑”。

一邊是春晚的內容已經跟不上年輕人的需求,一邊是越來越多豐富的娛樂方式取代了春晚,如看電影、游戲、直播等,其中短視頻的崛起尤為明顯。2018年春節期間,抖音的日活用戶由不到4000萬直升至7000萬,那些“拋棄”春晚的人似乎找到了“新歡”。

這一衰一興,似乎就奠定了小品演員從春晚舞臺走向短視頻平臺的基調。

“暖男先生”郭冬臨

“老頑童”潘長江

剛在2019年央視春晚演完小品《愛的代價》的郭冬臨,搖身一變,成為了抖音新晉網紅。

3月18日,以郭冬臨為主角的“暖男先生”賬號發布了第一條視頻,以反轉的劇情諷刺了嫌貧愛富的社會現象,這條視頻獲得了337萬點贊、21萬轉發、近10萬條評論,抖音平臺空降小品大拿,無不令抖音網友欣喜,“郭老師太可愛了”、“每天都像看春晚”等評論不絕于耳。

根據短視頻工場數據顯示,“暖男先生”是3月份漲粉最多的達人,狂攬883萬粉絲,“暖男先生”在快手上也同步視頻,同樣以560萬的新增粉絲成為平臺增速第一。4月份,“暖男先生”粉絲增速依然不減,位列榜單TOP 3。

能在不到兩個月時間能收獲如此多的粉絲,足以說明郭冬臨的觀眾緣,幾十年春晚舞臺積攢下來的好口碑在短視頻平臺得到釋放。

截至5月14日,“暖男先生”在抖音上發布作品57個,粉絲數達到1435.8萬、點贊數9859.5萬,平均每條視頻有172.9萬點贊。

郭冬臨的“暖男先生”儼然成為抖音的一個IP品牌,其呈現的方式是有劇本地表演,穩定輸出郭冬臨性格好、脾氣好又有幽默感的暖男形象。相比之下,潘長江在抖音則偏向個人化的生活場景,短視頻成為老藝術家紀錄生活的載體。

潘長江在抖音活像一個“老頑童”,各種趣味玩法不在話下。在熱門特效道具“俠客”中,潘長江將好端端的俠客拍成了“采花大盜”,逗樂了抖音網友,該條視頻獲得了82萬點贊;“復制人”道具中,潘長江戴上一副黑色圓墨鏡,做出搞怪動作,場面非常魔性。

截至5月14日,潘長江在抖音上發布了60個作品,粉絲達到1450.7萬、點贊數8364.8萬,并多次登上抖音熱搜和最熱視頻榜。

當春晚不再是小品演員的歸宿

在偶像明星不像今天這么紅的時候,小品演員才是真實的流量擔當,陳佩斯、趙本山、趙麗蓉、黃宏、蔡明、宋丹丹、潘長江、郭冬臨……幾乎個個家喻戶曉。春晚巨大的造星效應,讓小品演員名利兼收。

1993年,郭冬臨第一次登上春晚舞臺,與張慈、意大利人法比奧合作小品《市場速寫》,彼時郭冬臨還頂著一頭烏黑的秀發,尚未確立個人風格。4年后,郭冬臨在小品《過年》中演了一個從鄉下進城里看媳婦的丈夫,憨厚樸實,找到了適合的形象。

進入21世紀,郭冬臨的郭子成了春晚的常客,他是膽小怕事又善良老實的好丈夫,也成了“妻管嚴”的中年男人代表。觀眾最羨慕的是,每一年,郭冬臨都能換一個貌美如花的“老婆”,從蔡明、周濤、金玉婷,到牛莉、劉濤,“鐵打的郭子,流水的嫂子”。

后趙本山時代,春晚只剩下郭冬臨、潘長江、馮鞏“三巨頭”。這個光頭、虛胖的中年男子,成了小品界的扛把子,演繹著普通人的家長里短,在舞臺上給觀眾帶來歡聲笑語。而春晚中的形象也下沉到生活中,郭冬臨接的廣告也大多是居家類的大眾產品,如汰漬洗衣粉、健胃消食片等。

與郭冬臨同為春晚常青樹的潘長江,比郭冬臨早出道7年。1986年,潘長江與趙本山合作了《大觀燈》,兩人因此一炮走紅,火遍整個東北地區。但真正讓潘長江火遍大江南北的是1996年他在春晚上演的《過河》,里面唱的“哥哥面前一條彎彎的河,妹妹對面唱著一支甜甜的歌”成為經典。

頂著“豆包頭”、身材矮小的潘長江活躍在春晚舞臺長達二十余年,近幾年潘長江與蔡明搭檔,出演了2013年的《想跳就跳》、2015年的《車站奇遇》、2016年的《網購奇遇》、2017年的《老伴》、2018年的《學車》,以及2019年與首登春晚的葛優合演的《“兒子”來了》,潘長江成了“老年隊”的一員,與“老伴”蔡明嬉笑怒罵、插科打諢。

小品演員對春晚舞臺的依賴性很強,雖然他們也會出現在影視劇中,但在里面的存在感比不過春晚的一晚曝光,觀眾對他們的第一印象永遠是春晚舞臺的形象。而隨著新一代喜劇人的登場,以及春晚的日漸式微,老一輩藝術家走向了“英雄遲暮”。

2012年,開心麻花團隊登上春晚舞臺,小品《今天的幸福》讓觀眾記住了那個“賤賤”的郝建,郝建也成為沈騰最初打響知名度的角色。隨著開心麻花因《夏洛特煩惱》聲名鵲起,每年春晚期待開心麻花小品也成了新常態。

除此之外,賈玲、喬杉、岳云鵬等在年輕觀眾中人氣較高的喜劇人,這些年擠占了春晚舞臺。老一輩藝術家的小品被吐槽“越來越不好笑”,今年春晚就因“笑果”不足砍掉了馮鞏的小品,與年輕觀眾喜好的偏離是很大的原因。

當春晚不再是小品演員的歸宿,他們急需去“晚會”化,尋找到新的與觀眾近距離接觸的方式,否則新舊迭代加速,新喜劇人很有可能將他們“拍死在沙灘上”。短視頻的異軍突起,讓小品演員看到了新的希望。

根據抖音公開數據,截止到2019年1月,抖音國內日活用戶突破2.5億,月活用戶超過5億,并繼續保持高速增長。龐大的流量池,對小品演員保持長期熱度非常有利。

小品演員緣何成為抖音網紅?

小品演員與流量明星最大的不同在于,他們除了春晚鮮有其他曝光,負面新聞少,口碑好,觀眾認可度高。相比毫無名氣的素人,小品演員進入短視頻具有天然優勢,較高的國民度和明星效應保證了他們的內容有源源不斷的流量。

他們之所以能在短視頻開啟“春晚舞臺第二春”,和觀眾的懷舊情懷、自身的喜劇天賦、背后的團隊運作分不開。

首先是觀眾對小品演員有著特殊的情結,這些小品演員幾十年如一日出現在春晚舞臺上,陪伴了幾代人的青春,看到這些熟悉的臉龐就能想起他們曾經演過的經典小品。懷舊情懷形成的聚攏效應很明顯,靠刷臉就能刷出流量。

雖然有很多小品演員早已退出春晚舞臺,但人們依然懷念他們。如曾經的“小品之王”趙本山,2011年之后就沒有出現在春晚舞臺,時隔7年時間,2018年趙本山的女兒在抖音上發布了和父親表演土味情歌《我要送你99朵玫瑰花》,影響力巨大,點贊量達到了驚人的1532萬,評論有23萬,很多網友留言“看到本山大叔就點贊了”、“本山大叔身體還好嗎”、“想念本山大叔”。

在隔壁的B站,趙本山也成了網友的快樂源泉,去年一首《念詩之王:改革春風吹滿地》火爆全站,播放量達到3659.9萬。視頻以趙本山歷年的小品片段剪輯而成,形式是當下年輕人喜歡的鬼畜,盡管趙本山闊別春晚舞臺多年,但依然扮演著娛樂年輕人的角色。

其次,小品演員自身的喜劇天賦以及豐富的舞臺經驗,與短視頻的娛樂屬性相契合。小品演員的喜感是由內而外的,隨便抖幾個梗就能引人捧腹,如潘長江在抖音尬舞,跳起了蹦迪版的《過河》,搞怪扮丑的形象令網友哭笑不得,直叫“666”。

郭冬臨的“暖男先生”是有故事情節的段子,時長比小品短,“3秒吸引原則”和內容趣味性是視頻的考驗。對于有著幾十年舞臺經驗的郭冬臨來說,短視頻是濃縮的小品,讓觀眾笑是基本功,短視頻難不倒“久經沙場”的小品演員。

最后,部分小品演員背后有團隊的協作。如“暖男先生”背后有編劇、策劃,拍攝過程和拍影視作品相似。據悉,“暖男先生”團隊每周都要寫出200個劇本,從這200個劇本中挑選40到50個劇本拍攝,拍出成品后繼續篩選出15到20條滿意的作品,就成了大家目前能看到的短視頻。

春晚能讓一個人一夜成名,短視頻將成名時間縮短至15秒,這是時代的變化。小品演員從春晚的舞臺過渡到短視頻平臺,似乎也成了未來的趨勢。而當年輕人在抖音刷到這些熟悉的面孔,想必會想起某年春晚看到的他們的小品吧。

編輯:mary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3D2019年42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