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上為什么那么多霸道總裁文?

標簽: 微博網絡文學 來源:36氪作者:汪慧2019-05-13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雖然霸道總裁文的故事依舊“精彩”,但背后的分銷盛宴快要落幕了。

如果你現在還在刷微博,會明顯地發現除了常見的網紅賣衣服、婚紗旅拍廣告、莆田假鞋廣告,刷到霸道總裁文的頻率也越來越高。

此類小說的特色是虐戀,“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緣至親所害,含血慘死……”

相愛相殺,“狠虐仇人,手撕白蓮花,奪回自己的幸福!”

當然,必須霸道,“女人,不準叫其他男人的名字”、“全城搜索,48小時內找出那女人!”

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這些故事一定很“精彩”。總有為數不少的網友不小心入坑,然后接連發出吶喊:“微博能不能不要給我推小說了!”,“真浪費我的時間(我還把518章看完了)!”

誰在樂此不疲地給你推文

一般微博上的霸道總裁文的套路是,用一段文字或九宮格圖片放小說的部分情節,接著在留言區置頂“繼續閱讀請添加公眾號XXX,回復X,繼續閱讀”。

這些公眾號一般自帶男頻、女頻的書城,以及充值入口。

這是一個典型的小說分銷的商業模式。

簡單說,微博上這些分銷號并不生產小說,他們是小說的搬運工,被稱為小說分銷商。

首先,分銷商要找一個提供分銷業務的小說平臺,選取一本小說,申請分銷,獲得文案和鏈接;然后,選擇合適的投放平臺,讓目標讀者閱讀,并付費。也就是說,分銷商分銷一本小說好比賣一件衣服,涉及從哪里進貨,怎么找賣點,到哪里找客人。

具體來操作上,第一,分銷商需要選擇正版小說平臺。號稱擁有10萬以上正版小說資源、100萬以上的公眾號粉絲的一位業內人士在接受自媒體杰神聯盟采訪時提到,“現在市場上主流的正規平臺有: 大麥中文、閱奇、微閱云、磨鐵,中文在線,景象,有我,益玩易,華語數媒,九庫,掌中云。”值得注意的是,像閱文集團、掌閱文學、咪咕閱讀等頭部大廠并沒有去攫取分銷這塊蛋糕。

接著,當分銷商拿到分銷申請后,他們會去有流量的地方發推廣。微博只是渠道之一,抖音、快手、頭條、微信群、QQ群、百度貼吧,都是小說分銷商尋找流量的勝地。

而我們在微博上看到的正是第三步。即為了找到目標讀者,分銷商們在微博上投放廣告,然后跳轉到微信上變現。

一旦吸引到一位用戶成功充值,該充值收入將按照一九分成,分銷商拿走九成,剩下一成歸于原始平臺。

這意味著,只要選的文足夠爆款,夠吸睛,能讓人多多充值,分銷商就能拿到可觀的收入。所以很多微博小說經常在色情和禁忌的邊緣試探。而且分銷商為了提高充值轉化率,還會有意識地對小說章節進行切分,就是要讓你看在興頭上,突然中斷,欲罷不能,愿意充錢看后續。

網文天花板,微信封殺,小說分銷的無聲日暮

小說分銷這個鼓吹0門檻、當日結算的賺錢行業,在前幾年與網絡文學行業一起風生水起,只是網文行業在明,分銷在暗。

但是從2018年開始,整個網文行業的增長大幅放緩,即使是網文巨頭閱文集團的財報也開始不盡人意。原因主要在于其在線閱讀收入增速大幅回落。截至2018年12月,閱文自有平臺產品及自營渠道平均月付費用戶由2017年的1.11 千萬人減少至2018年的1.08千萬人,同比下降2.7%;付費比率也由2017年的5.8%下降至5.1%。

網文增長放緩也跟中國網絡文學市場和用戶規模的飽和有關。畢竟整個中國互聯網用戶規模也告別了高速增長的年代。

盤子就那么大,大廠也無力回天。而小說分銷作為數字閱讀的影子,也開始變得虛弱。

一位曾經手握大筆流量的小說分銷從業者,現在離開小說分銷行業已經半年。他解釋道,小說分銷現在很難賺錢,也與現在內容監管壓力加大有關。而早期大多數的小說分銷平臺都是依靠“色情”、“暴力”兩個題材起家,鉆了監管寬松的空子。

“微信對標題黨封殺,對引流內容嚴格管控,很多小說號被封。小說分銷現在轉向了免費引流,廣告變現的模式。”

可以說,如今雖然小說分銷廣告遍地,小說分銷的春天卻早已過了。

吝嗇版權的大廠,漫畫分銷的瓶頸

一些小說分銷從業者開始殺入漫畫分銷市場。

漫畫分銷的一般是二八分成,分銷商拿八成,平臺二成。除了分成更少,而且漫畫領域留給分銷商選擇的空間也更少。

一是漫畫本身沒有小說那么高產。二是漫畫行業的頭部平臺吝嗇版權的程度,比小說平臺有過之而無不及。

比如快看漫畫公關總監肖成明確表示,快看漫畫不會做漫畫分銷。快看漫畫更想像愛奇藝視頻網站一樣,用人氣作品聚攏流量。而分銷一部作品,是把流量分散化了。

他表示,有動力做漫畫分銷的一般是漫畫cp,(即Content Provider,指內容提供商),他們會批量生產內容,全網分發。快看漫畫作為平臺,如果一個作品質量不錯,快看漫畫等平臺會接。但是如果作品太暴力色情,快看、騰訊漫畫這些大平臺會遵守監管政策,不會接。

這時候誰敢接?就是分銷商,一方面,分銷商的內容審核比平臺寬松,另一方面,分銷商選擇空間有限:頭部和腰部以上作品根本輪不到分銷商。這就跟在小說領域一樣,天蠶土豆、丁墨等知名網文作家的作品自然不愁讀者,甚至平臺愿意專門與他們簽約,作為駐站作者,獨家發布他們的作品。

分銷商能拿到的資源遠遠不是頭部平臺的大作,甚至連腰部的作品也不需要分銷商來分銷。

所以,分銷商只能在底部的內容海洋中,大浪淘金,撿出一些被忽視又吸睛的佳作,再買量推廣。這高度考驗分銷商的選款能力。

同時,由于漫畫的版權壁壘更嚴,一些漫畫分銷商也不像做小說分銷時追求正版,有些會直接搬運沒有版權的日漫、韓漫,這類漫畫一般主打獵奇和色情。這類漫畫分銷更像賣資源一樣,多少套一口價打包發售,然后給一個鏈接給讀者下載。

在有限的騰挪空間里,漫畫分銷甚至很難生長出類似小說分銷那樣繁茂的分銷平臺。

雖然霸道總裁文的故事依舊“精彩”,但背后的分銷盛宴快要落幕了。

編輯:mary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3D2019年42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