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演李少紅:市場浮躁,速成演員可能曇花一現

標簽: 演員導演 來源:新浪娛樂作者:林深2019-10-21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談到演員市場門檻的變化,李少紅認為這些年來演員市場門檻是越來越寬。

  10月11日,由陳凱歌、李少紅、趙薇、郭敬明擔任導師的國內首檔導演選角真人秀《演員請就位》正式和觀眾見面。近期,記者專訪了導師李少紅。專訪中,李少紅說過去拍《大明宮詞》、《橘子紅了》、《人間四月天》的時候六個月拍攝周期演員都在,《新紅樓夢》也做到了拍攝700天,700天所有的演員都在。

  “不能有軋戲的,軋戲的就開除”。但現在不一樣了,如果按照這樣的要求,她可能找不到演員。李少紅坦言作為導演她很無奈,但也改變不了現實。“包括我們自己的戲每天最愁的一件事情就是這演員今天能在明天還在不在,然后景要等演員,這個是常態也浪費很多錢,這種現象反正是很普遍的。

  過去環境單純一點,現在就是什么都要速成,養雞都得十幾天就得要吃上。大家都特別著急,演戲都不能安心在一個攝制組里面呆完,都得要軋著戲然后商演,特別希望怕失去各種各樣的機會。“

  談到演員市場門檻的變化,李少紅認為這些年來演員市場門檻是越來越寬。

  “其實我一開始也不是特別能接受這種形態,但是我自己接觸了以后我覺得倒是有很多不同領域中走到演員環境里來的演員,他可能帶來的這種新鮮感會改變一些科班出身的演員比較固化的一個東西。從我們現在參加的經歷來講我覺得還是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她還談了周迅的角色轉型,最近和楊冪合作的感受以及對李沁在《誅仙》中表演的看法。

  不在意出身,表演感覺和靈性更重要

  記者:您來參加演員請就位的初衷是什么?

  李少紅:其實我們拍戲是離不開演員,在我自己導演的生涯中經歷了很多次選拔演員的過程。我覺得通過這個平臺可能我會認識更多的新演員,還有一些有潛質的演員,正好也為我自己后面的這幾年的作品找一些比較心儀的好演員。

  記者:為什么選擇通過綜藝化的呈現?

  李少紅:這個其實是一個比較新穎的以前沒有經歷過的,那么綜藝這種形式我覺得它認識的演員的路子可能會更寬一點。

     記者:也就是說您在選演員的時候,也會有層“壁”在,不是那么能廣泛初觸及?

  李少紅:對,現在一般都是會通過有選角公司,還有我們其實自己都有經紀公司。還有一些跨界,比方說歌手轉演員的,還有一些網大的演員。現在平臺的面也比較廣。

  記者:您會理解現在的演員市場門檻是越來越低還是越來越寬?

  李少紅:我覺得是越來越寬。其實我一開始也不是特別能接受這種形態,但是我自己接觸了以后我覺得倒是有很多不同領域中走到演員環境里來的演員,他可能帶來的這種新鮮感會改變一些科班出身的演員比較固化的一個東西。從我們現在參加的經歷來講我覺得還是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記者:近兩年這種轉型演員還蠻多的,不知道您是否拒絕過這樣的演員?

  李少紅:我原來以前都可能不太會考慮。因為我原來最早的時候其實他們也有參加歌手比賽的人就帶來了好像也想做演藝。我基本上當時就回絕了。現在我覺得因為這種趨勢越來越多,包括我們小組里面都有這樣轉型過來的。但跟他們接觸我覺得表演還是感覺和靈性很重要。

  記者:比如您能舉例自己組里哪位跨行演員給您一些觸動?

  李少紅:像陳翔他就是屬于歌手轉過來的,我當時還挺驚訝的說我怎么一點都不覺得就好像他在這上面還挺有悟性的。所以他不會讓你感覺有很大的距離。

  你要作為一個職業演員確實還是需要一步一步地能夠就是走的長遠。他是要功力要經驗,要有一些基本訓練的。所以我覺得跨行是第一步一開始要演到就說你本色出演的角色可能對你來講挑戰就不會很大。

  但是隨著你要是真正是要干這個行業的話。它有年齡上的挑戰還有演員人物的挑戰。你除了演你本色之外你能不能塑造人物。更深層的就是人物內心的表現,包括還有不同行業的人物表現,對年代的感受,對生活的感受能力,還有一些基本功都需要來補充才能夠完成的。

  記者:您覺得演員天賦和努力哪個更重要?

  李少紅:演員確實是一個比較特殊的職業,它是確實是需要有天賦的。

  周迅從花旦轉青衣,需要量身定制的角色和題材

  記者:會覺得在行業里有一種“壁”的存在嗎?

  李少紅:這個是有的,因為你想就是說一般來講中國都是用戲曲來分化演員的。你像女孩她一般來講就是小花旦正旦,然后她就會有青衣。戲曲里有丑角還有老生還有小花臉大花臉之分,這些分隔其實都是大家比較熟悉常態的一個,但是確實是存在的。

  有時候你像女孩她演小花旦可以,但是她隨著年齡之后她能不能轉型為一個青衣。一般在京劇里面她是不需要轉型的,她可以一直演到老她還是花旦,因為她是臉譜化的這種表演。

  但是你要影視演員她就有這個問題,她隨著年齡的話有的人的形象她容易轉,她本身形象就具備是青衣的底子。所以她的轉型就比較容易。但是有的人就是花旦的臉,隨著年齡轉型的時候她就非常的困難。

  有的實際上就是正丑然后他要轉成一個小生的話就非常的困難,或者他要轉成一個小花臉或者大花臉他也比較困難,這種破壁首先要看本人條件。第二個其實還要自己的有對演技的把握能力,還有一些題材為他選材,讓他比較能夠找到這種角色之間的轉換。

  在我們自己經歷的演員的過程中間其實也做過這樣子的事情。周迅她就是比較典型的她就是一個小花旦。她從小花旦轉成一個青衣的時候是需要給她特別量身定制她的角色和題材,然后幫助她能夠從一個姑娘慢慢變成一個女人和母親的角色。

  記者:周迅之前作品角色和本人年紀不太相符,所以導致不少爭議這是一個行業的問題嗎?

  李少紅:我覺得她過渡的比較好的,但是有很多人如果沒有選材的準確性的話會帶來一些困難,比方說像楊迪,他實際上原來不是一個正角,但是他現在要慢慢的轉成一個真正的正角。我覺得在這個過程中間和他自己的努力,還有給他去找到合適他演的角色,這個角色非常重要。

  所以我們前面一個給他專門準備的一個小品不再讓他去演一些那種丑角。我們給他選的是《孔雀》里面的哥哥,他哥哥確實是個傻子但是它是一個角色,他不是一個什么酒吧男或者說一噴血男這樣子的一個純丑,這個角色的人物化的東西會幫助他邁進到一個角色的行列里來。

  我覺得這些嘗試其實對一個演員來講對他的自信心來講還有拓寬他的領域還是挺有用的。

  記者:就像現在很多藝人都覺得很難,您會從行業去幫助他用角色豐富他嗎?

  李少紅:不,這是雙方的吧。因為那跟他本身能動性很重要很多人愿意這樣做。也有很多人覺得這是他的優勢,對吧,就不一樣。

  記者:其實像之前前段時間海清呼吁說好像感覺沒有什么戲給我們這個年齡段的女演員拍?

  李少紅:這不是一回事吧。比方說也有一些演偶像劇的演員他們想要演一些其他類型的角色,因為一般在行業里面非常容易就是說你演媽媽就好像媽媽都屬于你了,他會有這樣子的一種從眾心態。

  想打破這樣子的一個定律,能夠演一些自己嘗試一些比較不一樣的角色。在平時就比較難,遇到也許人家還不見得有信心這樣子用你,像(演員請就位)節目實際上它可能會給你創造一個機會,讓你很快的去嘗試一些不同類型的角色,那么就會讓別人讓業內的人看到他的另一面,可能就是會給大家開拓一個新思路。

  市場浮躁,速成演員可能曇花一現

  記者:業內覺得您特別會選新人,您以前選新人的標準是什么?

  李少紅:覺得還是首先他要符合要選擇的角色和人物,有極強的人物感。另外我還是比較側重于有一定的悟性。你只是長得挺好看,但是他沒感覺,那也沒辦法。演戲還是要有靈性的。另外我比較注重每個人要有個性特點,有他的獨特性。

  演員沒有獨特性,實際上大家就分辨不出來好壞。我覺得他們自身的能動性和他的人品都得很重要,其實他是一個綜合素質。

  記者:現在市場環境也變化了會覺得,現在新人呈現的會跟過去不同嗎?

  李少紅:過去環境單純一點,現在就是什么都要速成,養雞都得十幾天就得要吃上,不管是吃糧食還是人才都希望速成。其實有時候速成的效果它需要有生命周期,它養成還是要有一個周期的。這些周期實際上對他一生可能是受益的。如果要是太速成的話,可能是曇花一現,底子不是很扎實,可能他受用不會那么長效。

  記者:最近也有跟楊冪在合作,您覺得當年哪些經驗對她是受益的?

  李少紅:我覺得像楊冪她從小基本就生活在攝制組,所以她還是從攝制組里面長大的。這次我們合作我是覺得她心整個踏實下來了,當然跟年齡也有關系了。那么我就能感覺這些戲在她的身上還有這些人物,其實她演過這些人物在她身上都沉淀下來。所以我就覺得她實際上在電影里影片和拍戲當中學到的東西對她是受益的。

  記者:李沁最近《誅仙》上映被關注,您是怎么看的?

  李少紅:因為她應該是比較習慣的,因為她是學昆曲就是正旦閨門旦出身,而且是國家重點培養的那幾當中也是一直秘密培養的。

  我們把她找出來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所以她實際上在我們進新《紅樓夢》之前她已經有九年的學昆曲的經歷,而這個經歷實際上非常單調,完全練基本功與世隔絕,所以她是能夠耐得住性子。能夠愿意能在一步一步地能夠扎扎實實的走出來。我覺得像這樣子的演員學到的東西都會消化在她的血液里面,能夠慢慢滋養出來的就是受益,我覺得她應該是這種類型的演員。

  “現在我們的戲也做不到700天所有演員都在”

  記者:您覺得對于導演來說,要怎么去調試去適應這樣子的時代?

  李少紅:就得踏實吧,大家特別著急,就特別希望怕失去各種各樣的機會,演戲都不能安心在一個攝制組里面呆完,所以都得要軋著戲然后商演,然后各種各樣的機會都不愿意失去。

  其實這一點看來是一個社會現象,但是有時候對演戲來講確實是一個很大的干擾。因為演戲確實是需要沉下心來,它是要去慢慢體會人生的,它是要一點點、一個鏡頭一個鏡頭積累起來,它又在這里面有一個整體連貫的一個感覺,他那人物不是從劇情開始演到最后他是在中間按照場景去拍的,所以他那個人物整體把握是一直要貫穿在他整個拍攝過程中。

  如果他今天在這明天就走了然后后天又回來了他自己都找不到那個人物脈絡在什么基點上,就有時候會覺得特別的著急。這個人物不能夠有一個整體和連貫性就很可惜。

  記者:您現在要是回想起來之前的劇組氛圍是怎樣的?

  李少紅:沒有那個時候都非常好,那時候包括我們拍《大明宮詞》還是《橘子紅了》,包括《人間四月天》的時候其實六個月就是六個月,大家就在六個月在一起沒有軋戲之說,就沒有說是好像中間還可以去拍廣告或者商演。

  記者:所有人都在嗎?

  李少紅:都在,全部都在,就六個月,包括《新紅樓夢》我們都做到了就是我們拍了700天,但700天所有的演員都在。不能有軋戲的,軋戲的就開除,就我們那時候是非常嚴格的。所以但是現在是,包括我們的戲都做不到沒有人來演了,每天最愁的一件事情就是這演員今天能在明天不在,然后景要等演員,這個是常態也浪費很多錢,這種現象反正是很普遍的。

  記者:所以作為導演你還蠻無奈的?

  李少紅:很無奈,我們也改變不了現實。

  記者:現在市面上有不錯的生源,您有感覺還不錯的嗎?

  李少紅:有啊,就包括我們組也有,我們組周奇年齡很小但是我覺得他的基本素質就很好,而且他人氣也比較高。我覺得這種要是真的都具備我覺得也挺難得的,小孩也挺靈,演戲也非常認真。我們前面一個片段就是他腿膝蓋演戲的時候壞了,還一直就堅持在演,包括他學美聲,他美聲一唱起來完全跟他年齡不像,肺活量很大。

  記者:聽說每個組決勝出來的演員會參與到就是各自導演的拍攝當中,您有這方面的安排嗎?

  李少紅:我覺得希望能有我下部戲比較合適的角色。


編輯:yvonn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3D2019年42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