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劇范、強情節、青春化,懸疑劇破局之道 | 專訪《心宅獵人》制片人張云可

標簽: 暫無標簽 來源:作者:2019-06-07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心宅獵人》的破局之道。

   根據藝恩發布的2019年Q1網絡劇市場報告,從TOP20網劇的類型來看,古裝、愛情、懸疑、喜劇、鄉村五大類型是頭部最重要的供給類型。其中,題材上的優勢,用戶的高需求,以及前兩年《白夜追兇》《無證之罪》等作品的成功,讓懸疑類網劇乘風起勢,成為垂直市場的爆款“溫床”,也是優愛騰三家視頻網站重金布局的重點賽道。

上個月,由愛奇藝、涌藝影業聯合出品,李澤露執導的超級懸疑IP劇《心宅獵人》已經于上海正式殺青,現在已經進入了緊張的后期剪輯及特效制作階段。從前期曝光的物料來看,無論是暗黑系色調的概念海報,還是侯明昊、劉冬沁和祝緒丹三位主演青春民國風的劇照,都讓該劇未播先火,在社交網絡上早早引爆話題熱度。

作為一部對標電影級制作,主打燒腦快感,年輕態風格的超級網劇,在懸疑題材同質化當道的背景下,《心宅獵人》的出現能否破局市場痛點?在劇集品質上,該劇又將如何打好差異化競爭的這張牌,以人設、風格上的創新,來更好適應Z世代的審美口味?

帶著這些疑問,藝恩專訪了《心宅獵人》出品方涌藝影業的CEO張云可。作為該劇的總制片人,回顧一路走來的拍攝歷程,張云可感慨萬千,笑言自己在“3個月內瘦了20斤”。在劇本打磨和主創陣容搭建上,他也毫不諱言,自己有著打造下一個爆款的雄心:“在片場,我最常和各個工種說的一句話,就是一定要拋棄之前固有的做劇思維,少一些套路,在符合劇本、符合人物、符合年代的基礎上大膽創新,增加更多新的元素。”

涌藝影業CEO,《心宅獵人》制片人張云可

而作為涌藝影業的“掌門人”,也是國內最早投入到網生內容制作的優秀制作人,談及對公司未來規劃,張云可同樣信心十足,強調雖然市場不斷變化,但涌藝的目標依然簡單清晰,“我們堅持做好內容的決心,永遠不會動搖。”

“心宅世界”打造中國版《盜夢空間》

《心宅獵人》主要是講述了江爍、秦一恒兩人被迫卷入“噩夢游戲”,面對重重疑團抽絲破繭,利用催眠術潛入每一個案件嫌疑人心宅之中,最終破案以及懲治社會上的惡人,堪稱民國版本的“盜夢空間”。

張云可告訴藝恩記者,從小說到網劇的誕生,歷經了近4年的開發時間。在這一過程中,涌藝影業結合市場、政策等各方面因素,最終決定將故事背景從當代移到民國年間,一方面借用了原著中的人物關系,另一方面又大膽革新,摒棄了大量書中靈異志怪的內容,向觀眾呈現出了一個全新打造的獨特“心宅世界“。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心宅。”張云可透露,所謂心宅世界,在劇中指的是通過催眠的方式,讓主角置身于嫌疑人的內心世界,進行探案、追查兇手和尋找案件的蛛絲馬跡。和電影《盜夢空間》異曲同工的是,劇中呈現的心宅世界同樣環環相扣,層層反轉,令人目不暇接。

“我們有一個穩定的人物關系在,同時有一條完整主線,不斷加入各種支線劇情。”張云可表示,《心宅獵人》類似于日劇或美劇的拍攝手法,在戲劇結構上會采用多線敘事,但整體節奏會更像美劇靠攏,走的是快節奏、燒腦的路線,充分符合當下市場上年輕觀眾的審美口味。

作為一部懸疑推理劇,燒腦的破案情節,往往最吸引觀眾,卻也是最難拍好的。

《心宅獵人》演員侯明昊

“傳統的破案劇像《白夜追兇》和《無證之罪》,一般主打的是案件的奇、新、特,但《心宅獵人》除了吸收這些要素外,還增加了心宅世界的呈現。”張云可表示,劇中不同的犯罪嫌疑人,他們每個人的心宅世界是截然不同的。由于全劇涉及到近16個案件,每個案件需要配備一個“心宅”,“等于是現實中一套宅子,心宅世界中又是一套宅子,在兩個世界中不斷跳轉。”

據悉,為了完美呈現心宅世界的全貌,劇組堅持“內容為王”的理念,在此次拍攝中使用的大場景多達181個,小場景高達1270個,而根據劇情需要全新搭建的置景為193個。

而在主創陣容的搭建上,不僅有李澤露導演對整個作品進行全局把控,更是邀請了曾參與《阿凡達》、《哈利波特與鳳凰社》特效制作的好萊塢特效設計師陳子弢為視效總監、曾指導過《痞子英雄》、《悍城》的魏圣儒為攝影指導,力求為觀眾帶來最具懸念的視聽盛宴。

在引人入勝的推理情節之外,《心宅獵人》也不乏引人深思的人性揭露。在每個案件抽絲剝繭的解謎背后,劇情都會聚焦于事件背后,深挖其中的人性矛盾,“反推到事件本身,我們更希望探討親情、友情和愛情的關系。”

結合當下觀眾快節奏、碎片化的追劇習慣,《心宅獵人》在敘事節奏和情節密度上也煞費苦心。從劇本創作來說,劇中結合了大量美劇中快節奏,多線敘事的特點。張云可認為,在一個好故事的基礎之上,這部劇相比同類題材的優勢在于有機融入了多種新鮮元素。

心宅獵人》演員祝緒丹

“比如目前國內探案劇中,通過催眠術這種超現實方式,進入嫌疑人的內心世界進行破案的,《心宅獵人》是第一部,我們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我們也綜合分析了很多數據和觀眾反饋來看,其實觀眾是接受這個方式的。”

年輕態內核助力“破圈”

《心宅獵人》的劇本磨了三年,五易其稿。談及該劇在劇本創作方面遭遇的難題,張云可也感嘆了此中艱辛。

《心宅獵人》開機儀式

“從第五稿劇本反推到第一稿,真的是已經面目全非了。”在劇本創作中,涌藝影業調動了十幾人的編劇團隊,耗費了大量時間和精力,全程為劇本保駕護航。而從最終劇本呈現的效果看,也讓張云可直言充滿信心,“當時在主創還沒定下的情況下,這個項目我們拿給平臺評分,光劇本這一項,就拿到了A的評分。”

而談及《白夜追兇》和《無證之罪》之后,懸疑劇市場上屢屢出現的跟風現象,張云可同樣深有感觸。“跟風就意味著很多公司不愿花時間精力去打磨劇本,只是抓到題材就馬上拍。但在《心宅獵人》這個項目上,我們花了3年時間去打磨劇本,一稿一稿地不斷推翻重來,只為了讓劇本變得更扎實,拍出一部真正的精品作品。”

從題材角度看,主打懸疑驚悚的《心宅獵人》,無疑在氣質更偏向男性受眾,但在劇情設置,人設打造和元素融合上,也充分兼顧了女性受眾的需求,啟用了青春氣息高顏值的主演陣容,在張云可看來,這種混搭將更有助于劇集“出圈”。

“比如在選角和男男CP的打造上,我們就做了很多努力。在圈層定位上,我們主打的是男性向,在立足原有圈層的基礎上,也要爭取突破圈層,吸引更多的女性受眾。”

從曝光的劇照來看,侯明昊和劉冬沁出演的雙男主的設定令人眼前一亮。在設定上,兩人一個會催眠術,一個是心理醫生,一個搞怪雅痞,一個高冷范兒,組成的兄弟檔如何一路協助警方偵破一樁樁懸案,同時解開自我的身世之謎,也是該劇的一大看點。談及該劇挑選演員所遵循的原則,張云可表示,符合角色是第一位的,“我永遠是以角色為出發點,只要符合角色,一切就都對了。”

在他看來,對于如今的年輕演員,無法像對老戲骨那樣,要求每場戲都必須演得爐火純青,因此在塑造和詮釋角色時,他更看重的是形似和神似,“對于95后甚至00后的受眾來說,他們更多看的是演員氣質是否符合這個角色,然后在符合的基礎上,演員能否再衍生出一些自我的表達,這種人物的二度創作會產生更大的魅力。”

2018年文娛擁抱實體一舉走上風口。在此背景下,《心宅獵人》IP的衍生開發自然也早早提上了日程。張云可透露,目前圍繞這個IP,包括線上的影視和游戲,線下的實景娛樂等多個開發方向都在推進之中。多維聯動下,有望在劇集上線時,最大釋放出IP的潛在勢能。

據悉,在保證劇集質量的情況下,《心宅獵人》的手游已在同步開發之中。按照張云可的規劃,手游將和劇集實現同步上線,在風格上主打解密探案,“游戲將以完全一致的世界觀、人物和游戲規則,帶來大家更好走進獨特的心宅世界中。這也是我們‘破圈’的一種策略,在依靠內容抓住視頻受眾的同時,對游戲玩家也能同步導流。”

而在線下實景娛樂方面,《心宅獵人》真人密室也在籌備之中。“我們目前先從長三角開始布局,目前已經談下來7、8個密室。比如可以在商場的中庭,搭建出超現實的主場景,類似警察局或精神病醫院,讓更多觀眾除了看劇玩游戲,還有更多的實景可以體驗。”

做劇要“把錢用在刀刃上”

近年來,網劇不僅在創作題材上日漸豐富,涌現出甜寵劇、懸疑劇等爆款,也在朝著精品化的方向不斷前進。在張云可看來,網劇市場正在逐漸回歸理性,洗去泡沫后,必定將重歸“內容為王”的時代。

“無論平臺還是觀眾,對于劇集品質的要求都越來越高,標桿都是Netfilex的劇集。但另一方面,市場也面臨著平臺限價的問題。一方面價格在降,一方面品質在升,對于制作公司的要求會越來越高。過去只要平臺買了你的劇,或者在資本市場上有融資,就可以大手筆地去做,這種情況以后會越來越少,會更回歸理性,把錢用在刀刃上。”

心宅獵人》演員劉冬沁

而在做劇理念上,涌藝影業的宗旨則一貫是把錢“用在刀刃上”:“只要是用在畫面和制作的品質上,給觀眾帶來更好的視聽享受,我們花錢是從來都不可惜的,但在畫面之外,我們一定會非常嚴謹苛刻地去省錢。”

2018年被公認為“影視寒冬”,走過泥沙俱下、野蠻生長的草莽時代,當潮水退去,資本對IP的盲目追捧開始回歸理性。

對于涌藝影業來說,張云可坦言確實感到了一絲寒意。但讓他堅信的是,面對行業大洗牌,有寒意其實是好事,“當風停下來,才知道哪個豬是飛不起來的。”

事實上,涌藝也早已做好了“過冬”的準備。在張云可看來,未來互動劇將是一個的新風口,為此涌藝影業早已“聞風而動”,在相關業務上展開了超前布局。

“為什么說互動劇是一個很好的切口?首先從技術層面,隨著5G時代的到來,傳輸速度和帶寬要求將完全達到互動劇的要求。其次,視頻網站面臨著內容的迭代升級,也會對互動劇有大量的需求。第三,從受眾的信息接收來看,現在很多劇其實是倍速觀看的,對于注意力是有折扣的。而互動劇的出現,將鎖定用戶的注意力,并且顛覆現在的游戲規則。”

目前,涌藝正在互動劇的賽道上提前入局,啟用最頂級的業內團隊,打造出一部接近原汁原味還原《兇宅筆記》的互動劇,成為公司在內容制作上的下一個探索方向。

在張云可看來,由于政策環境的種種限制,《心宅獵人》的電視劇只沿用了原著小說中的人物關系,但這部小說的氣質和整體架構、故事線都非常適合做互動劇。“我相信,互動劇的窗口期就在明年,一旦形成規模出現幾部頭部劇后,真正內容為王的時代就會降臨。”

涌藝影業成立于2007年05月,是一家以影視策劃、投資、制作、發行為主營業務,集版權運營、影視基金、影視基地、廣告植入、藝人培訓等多元化發展的影視公司,公司在北京、上海、寧波等地設有辦事機構。

公司參與的主要作品有:電視劇《錢多多嫁人記》、《東北往事之黑道風云20年》、《星座方程式》、《土地公土地婆》、《錦繡緣》、《不婚》;電影《謎巢》、《降魔傳》等。2019年,公司還將推出超級網劇《心宅獵人》與獻禮建國70周年電視劇《金甌傳承》。


編輯:mary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3D2019年42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