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逸影視詭異的狂漲狂跌 赤裸的炒作是誰動了“奶酪”?

標簽: 資本資本市場 來源:華夏時報作者:2019-06-08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在短期內經歷多番脫離基本面的狂漲狂跌后,金逸影視被質疑為“莊股 ”。

“放我出去吧!”一位被金逸影視套住的散戶在股吧中發出如此吶喊。

  6月6日,金逸影視再度以跌停收盤,其股價為22.08元。記者注意到,上一次金逸影視的股價為22元左右,還是5月15日,顯示開盤價格為21元,當天漲停,收盤價格23.1元。隨后,金逸影視開啟短期內暴漲的瘋狂走勢。

  在2018年年報以及一季度財報表現差的基本面背后,這場突如其來又不明緣由的股價暴漲吸引了眾多散戶的跟隨,但5月30日后的暴跌卻又給盲目追高的投資者上了一課:投資有風險。

  金逸影視5月30日的股價盤中高點為41.58元,最低34.42元,盤中跌停105次。自此,在之后的交易日里,股價一瀉千里,歷經5個跌停板后,市值蒸發52.5億元。

  5月31日,深交所發布監管動態稱,對盤中異常波動的金逸影視進行重點監控,并及時采取監管措施。

  在短期內經歷多番脫離基本面的狂漲狂跌后,金逸影視被質疑為“莊股 ”。

  游資與“惡莊”往往一念之差。事實上,證監會對擾亂股市的莊家的打擊從來沒有松懈過。

  脫離基本面的狂漲狂跌

  《華夏時報》記者試圖就熱點問題對金逸影視進行采訪,但被拒絕。隨后,記者通過多方關系試圖聯系上該公司董監高時,被“好心人”提醒,公司近期負面新聞較多,正值監管輿論風口,將不會接受采訪。

  金逸影視曾發布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稱,經自查和詢問,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不存在關于本公司的應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項,也不存在處于籌劃階段的重大事項;公司近期經營情況正常,內外部經營環境未發生重大變化。

  事實上,金逸影視此輪脫離基本面的狂漲狂跌,的確讓人摸不清頭緒。

  數據顯示,在院線均小幅收縮的大背景下,2018年年報顯示,金逸影城全年營收為20.10億元,同比下降8.2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58億元,同比下降25.29%,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1.67億元,同比下降59.39%。

  不僅2018年營收慘淡,來到2019年,金逸影視營收持續低迷。2019年一季報顯示,金逸影城的營業收入為5.62億元,同比下降4.54%,歸屬于上市公司的凈利潤為3231.03萬元,同比下降42.59%。

  赤裸的炒作是誰動了“奶酪”?

  令人費解的是,在財報成績表現如此之差的情況下,股價大幅沖高隨即傾瀉而下,是誰在炒作?誰在獲利?又是誰成為了“韭菜”?

  從龍虎榜的數據來看,國聯證券湖北分公司是最近一個月買入該股最多的席位,成交額為1.99億元;華林證券上海靜安區永興路證券營業部席位緊跟其后,成交額為1.88億元;第三名是德邦證券上海南京西路營業部,成交額為1.78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記者通過數據查詢后發現,該營業部在近一個月的時間內,僅操作過金逸影視一只股票,近一個月內買入金額合計9335萬元,賣出金額合計13941萬元。最后一次交易數據顯示,6月5日,該營業部賣出金逸影視的交易金額為4468萬元。

  有關金逸影視的質疑聲不絕于耳,某不具名市場分析人士在接受記者分析時認為,就目前種種狀況分析,高位接盤的中小投資者極有可能已成為操盤手的“背鍋俠”,處于深度被套的境地。

  抹不清的炒作嫌疑,拒絕回應的金逸影視,是否違法違規還需要等待監管部門的調查結果。

  對“惡莊”的約束懲罰

  在金逸影視“秀”出單日跌停超百次的功夫之前,近幾年,資本市場首屈一指的莊家要數馬永威了,他因操縱股票被罰1.4億元。

  證監會網站行政處罰信息顯示,時任上海務本投資總經理馬永威在2016年5月通過賬戶組,分別操縱中水漁業寶鼎科技,最終被罰沒6988萬元人民幣。

  事實上,在2017年的6月份,因為共同操縱福達股份,馬永威已經被證監會處罰6865萬。

  某不具名分析人士認為,馬永威操縱股票案中的一些情況和金逸影視近期的走勢是有相似之處的,諸如均有著交易時間較短、“一字斷魂刀”、跌停板出貨等情況。

  或許馬永威也想不到,在他被重罰1.4億元后,還有人有膽量展現驚人的坐莊能力,秀出單日跌停105次的“輝煌戰績”。


編輯:yvonn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3D2019年42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