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影視公司三季度報:佳績更依賴爆款,撤改檔影響多家業績

標簽: 業績財報 來源:鈦媒體作者:陶淘2019-11-01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在半年報幾乎悉數業績下滑、甚至利潤腰斬后,三季度財報稍顯回暖。

  截至10月30日,2019年A股影視公司第三季度財報基本披露完畢。在半年報幾乎悉數業績下滑、甚至利潤腰斬后,三季度財報稍顯回暖。

  不過在近20家上市公司中,第三季度報告期內,實現盈利且同比增長的大約只占四分之一,有半數公司盈利卻同比下降、或即將扭虧為盈。

  值得注意的是,本季度光線傳媒、北京文化分別因爆款電影《哪吒》和《流浪地球》獲得了亮眼的成績單;華誼兄弟因《八佰》遲遲未能定檔、上半年《云南蟲谷》《把哥哥退貨可以嗎》等影片票房滑鐵盧等因素,前三季度和本季度表現均不盡如人意。

  此外,本季度唐德影視與天貓技術簽訂了6000萬元“換臉”重拍《巴清傳》的相關補充協議。此前范冰冰偷漏稅事件后一蹶不振的該公司能否重振旗鼓,就在于明年3月能否交出重拍后過審的劇集。

  佳績更依賴爆款,光線國漫布局初見成效

2019年三季度,影視公司中的佼佼者可謂光線傳媒和北京文化。

  前三季度,光線傳媒營收24.6億元,同比增長91.47%;凈利潤11.09億元,同比下降51.46%。其中,第三季度營收12.9億元,同比增長128.65%;凈利潤10.04億元,同比暴增463.33%。

  光線傳媒表示,前三季度和本季度營業收入的增長,主要是報告期內電影業務收入大幅增加所致;而相比2018年前三季度高達22.85億元的歸母凈利潤,本季度腰斬則與去年同期收到了出售新麗傳媒股權的幾十億元價款有關。

  據數據顯示,截至9月30日,《哪吒》累計票房為49.49億元,僅次于《戰狼2》,按分賬比例估算,光線傳媒最終能從《哪吒》中入賬11.23億~13.44億元。

  而北京文化方面,今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7.04億元,同比增長近100%,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17億元,同比增長152.76%。

  本季度北京文化的營收與凈利大增,主要是由于《流浪地球》的收入確認,被計入該季度收益。《流浪地球》超46億的票房為其帶來了近2.8億的收入。

  縱觀近五年電影行業的趨勢,票房整體呈上升趨勢,但具體每年的變化并不穩定;2019年前三季度,國內電影票房甚至出現了小幅度下降的情況。然而,近年來不變的情況是,電影行業的馬太效應與之前相比更加顯著,爆款電影的票房被不斷抬高。

  2014年至2019年9月,我國院線電影中共出現64部票房過10億的電影,2015年的引進片《速度與激情7》第一次突破單片票房20億元的大關;此后,2016年的《美人魚》、2018年的《我不是藥神》先后票房沖破30億元,在進一步釋放了國內觀影市場潛力的同時,也為國產片的爆款提振了信心。

  今年,《流浪地球》《哪吒之魔童降世》進一步把內地影片票房的天花板提升到近50億元。但這也意味著在總體行業增長態勢不穩定、甚至低迷的情況下,押中爆款與否更成為了電影公司業績的指向標。

  近三年,北京文化除《流浪地球》外,還參與發行了《戰狼2》《我不是藥神》等影視作品,這些精準的押注,為其帶來了較為可觀收益;但沒有爆款計入的季度,譬如今年上半年,同比凈利下降了超200%。

  在接下來的四季度,9月30日上映的、北京文化參與投資的獻禮片《攀登者》的票房盡管也已突破了10億,但尚不如預期,且北京文化的投資比例不高,因此預計收益也只能是在百余萬元。

  因此,在國內電影工業化程度尚不完善、電影品控把握尚未標準的情形之下,上市公司的電影投資回報率對于電影爆款倚仗較大,業績不穩定因素較大。

  不過,相較而言,對于光線傳媒來說,《哪吒》的出圈在一定程度上有其必然性。

  早在2015年,在多數影視公司、互聯網巨頭在動漫領域的布局尚停留在漫畫連載、動畫改編時,王長田便投資導演田曉鵬創立的“十月文化”,后者制作、光線發行的《西游記之大圣歸來》第一次讓國漫在大熒幕上備受關注。

  此后,光線在霍爾果斯注冊了“彩條屋影業有限公司”,并至今投資了至少22家公司,涉及內容開發(漫畫)、動畫制作和衍生品開發幾部分內容,即動漫產業鏈的上、中、下游,其中以動畫制作公司為主。

  盡管近年來,光線傳媒在動畫電影領域曬出的成績也參差不齊,此前《大護法》《昨日青空》《大世界》等動漫票房不突出,但光線傳媒始終未停止其深耕動漫全產業鏈的步伐。

  據光線傳媒財報顯示,今年下半年,其參與投資、發行的影片動畫電影中,正在制作的還包括《深海》《姜子牙》《哪吒》《魁拔4》《大魚海棠2》等,并且中國神話宇宙《姜子牙》已經定檔2020年春節。

  自此來看,光線傳媒穩扎穩打的動作,勢必對動漫行業的趨勢發展、相關公司的內容水準有著更深入的理解;王長田昔日的那句“希望彩條屋影業能沖擊國產動畫的半壁江山”也不會再淪為笑談。在國漫領域獨樹一幟,有利于光線傳媒長期穩定的業績表現。

  華誼、唐德押注明星受挫,撤改檔影響多家公司業績

第三季度,華誼兄弟和唐德影視分別是負債累累和命懸一線的典型代表。

  10月25日,華誼兄弟發布的三季報顯示,第三季度華誼兄弟營收5.4億元,較上年同期下滑49.14%。2019年前三季度,華誼兄弟實現營業收入16.17億元,較上年同期下滑49.22%,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6.52億元,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近3倍。

  對于前三季度營業收入的腰斬,華誼兄弟歸結為業務的優化整合及影視項目生產的周期性影響。

  電影方面,今年前三季度上映的影片包括跨期電影《云南蟲谷》、《把哥哥退貨可以嗎?》、《小小的愿望》等,這三部電影的票房分別為1.5億、175萬和2.65億元;相比去年同期《芳華》等不可同日而語。

  《小小的愿望》經改檔風波,最終于9月中旬上映,不過票房并不理想;而華誼斥巨資投入的、管虎導演的《八佰》幾經撤檔、改檔風波,至今仍未有定論,對于第四季度的投資回報率來說尚未有定數。

  此外,對于華誼兄弟來說,公司參與投資和聯合出品的國慶獻禮影片《我和我的祖國》雖然票房不俗,但根據其出資比例來看,華誼從前者中錄得的收益也只有500-600萬元,對于第四季度的業績來說難產生效果。

  事實上,華誼兄弟目前的境遇,還是始于2018年范冰冰偷漏稅事件。2017年,華誼因要拍攝《手機2》與崔永元紛爭不斷,引發了其主演范冰冰陰陽合同事件的曝光,為其擊下重重一拳。

  同樣受此事重挫的還包括唐德影視。

  2015年,唐德影視曾因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傳奇》大賺4.66億元,促成公司上市;2016年,唐德影視順勢與范冰冰成立的愛美神共同設立了無錫唐德文化傳媒公司,范冰冰占股泰半。用資本綁定明星的戰略決策,曾讓唐德影視風光無限。

  然而,對于唐德影視來說,下注明星也成為唐德影視盛極而衰的核心原因。不僅僅是資本方面的捆綁,原本已拍攝完成的電視劇《巴清傳》亦由范冰冰其主演。

  10月28日,唐德影視發布了2019年三季報,報告期內,唐德影視實現營業收入-3.61億元,同比減少158.77%,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289.86萬元,同比減少142.81%,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2671.26萬元,同比減少83.77%。

  由于《巴清傳》的男主演高云翔因性侵被拘,該劇男女主角雙雙陷入負面新聞的境地使唐德影視不得不為斥巨資的該劇重新考量。

  10月8日,唐德影視決定抱住天貓技術大腿,與天貓技術簽訂了補充協議,以不低于6000萬的費用重新聘用主演、利用新布景、技術手段等完成《巴清傳》的拍攝。但該協議中提到,鏡頭修改需于明年3月底前完成,意味著唐德影視的此番重金下注依然存在著巨大風險。

  不過,這已經是目前遭受了極大財務壓力的唐德影視背水一戰的方案。2018年年報顯示,應收賬款余額中,唐德影視對應收《巴清傳》項目款5.99億元計提壞賬準備4.96億元,2018年唐德影視發生凈虧損9.51億元。

  本季度的該協議使得唐德影視獲得了凈利潤,也許可以為其力挽狂瀾。

  由此可見,對于影視公司來說,明星的資本捆綁可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風險極大。對于影視投資公司的長遠發展來說,注重優質題材、內容,做好電影的監修等,對于業績來說更有保證。

  多家公司布局實景娛樂,核心內容乏力

從第三季度影視公司的財報來看,布局實景娛樂是頭部公司的共同方向之一,包括華誼兄弟、萬達電影、北京文化等。目前,該部分的營收在各大公司的業績占比中只有3%左右,而國際影視巨鱷迪士尼則在文旅方面有著30%的營收。

  10月14日,剛確認從《流浪地球》中獲益2.8億收入的北京文化,發布公告稱,擬以自有資金8.4億元收購北京東方山水度假村有限公司100%股權,打造影視主題為主的文旅小鎮。

  根據有關公司的評估報告顯示,在保持現有用途持續經營前提下,東方山水的凈資產賬面價值為4520.4萬元,評估值為3.43億元,增值率達 658.7%,而交易價格8.4億元更是遠超了標的資產的凈資產賬面價值和評估值。

  深交所甚至就此向北京文化下發關注函,要求公司對本次交易定價的依據及合理性進行解釋。

  北京文化表示,為了完善公司產業鏈,發揮影視 IP 的衍生經濟效應,計劃采用“影棚+導演工作室+影視娛樂”為一體的電影文化產業發展規劃;東方山水擁有的土地依山傍水、風景宜人適合多種旅游項目開發。換言之,肯定了其超高的溢價空間。

  然而,對于影視公司來說,實景娛樂領域是不是可以規避院線電影收益不確定性的風險呢?至少從目前現狀來看,還沒有哪家國內公司可以完成該目標。

  在2018年主題娛樂協會發布的全球主題公園排名顯示,長隆系成為前25名唯一上榜的中國IP,其背后的長隆集團專注文旅行業,不涉及影視業務;而該主題公園的內容也已動物為主,并與湖南衛視等一線國內衛視協作,打造“內容”之路,形成了自身的IP影響力,故獲得了較為成功的影響力。

  而在IP與實景娛樂方面已布局多年的華誼,投資回報并不理想。

  2011年,華誼在上海建立了首個華誼兄弟文化城項目;隨后,華誼又先后落成了耗資55億元的電影小鎮項目“海口觀瀾湖馮小剛電影公社”、耗資35億元的蘇州華誼兄弟電影世界等。 但舉例來說,對于歷時五年建造的蘇州華誼兄弟電影世界,年收入僅為2億元,成本收回周期漫長。

  然而即便如此,在華誼兄弟的三季報中提到,其9 月 22 日落成的華誼兄弟電影小鎮開園運營,實現了海口、蘇州、長沙、鄭州四城聯動;2019 年年內,公司預計仍將有 1-2 個實景項目陸續開業。未來,公司還將深耕實景娛樂業務。

  覬覦文旅領域的還包括萬達電影。萬達在今年的半年報中提到,2019年第一財季,萬達電影正繼續擴大核心版權運營,包括獲得了《侏羅紀公園》的中國授權,開拓線下實景娛樂。

  不過此前,在2014年斥巨資建設的總面積10萬平方米的“武漢萬達電影樂園”,僅維持19個月就宣告關停。萬達電影也意識到了試水文旅版塊的不易。此前,萬達曾經大手筆投資建設青島“東方影都”,也是萬達發展影視文化產業上游的重要一環;但是,由于債務壓力和自身“輕資產”化的調整,萬達文旅后來還是斷臂賣給了融創。

  在實景娛樂賽道上,華誼兄弟、光線、樂創文娛等正奮力廝殺,每一家都在致力于打造下一個迪士尼。

  然而,坐擁近百年動漫經典角色在手的迪士尼有著天然的內容基因,國內的實景娛樂與文旅行業想要自創出一片天地,還需在圈地之前去尋求自身的IP,打造差異化的競爭力,從而讓文旅項目體現其文化價值。


編輯:yvonn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3D2019年42期开奖号码